嘿嘿连载小说

熟妇的荡欲-(绝品教练)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熟妇的荡欲-(绝品教练)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她忍不住想着,如果是自己骑在曾大胆身上的话,应该是非常深的才对,一想到这里她竟然润了起来,吓她一跳……

 

光想一下就变得这样,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啦?还等什么?不下车吗?”

 文学

 曾大胆刚才就是故意的,他已经察觉得出来,白鹭就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女人,只要稍微聊过一下就知道了,而且生完小孩又没有办法和老公温存,再加上他昨天晚上偷窥到的方志明那一方面,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满足得了白鹭,他知道她现在应该是身心都十分饥渴。

 

反正他和白鹭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和方志明的关系也只是表面和谐,做这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是一丁半点的压力都没有。

 

白鹭心中忽然警铃大作,因为曾大胆说这话的时候是贴在她的耳边说的,低沉性感的声音传入到了她的耳中,让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浑厚,半边身子马上就禁不住软了下去,底下更是汹涌得厉害。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拉练的有点严重,所以腿有点软,让曾大胆先下车,自己随后就下。

 

曾大胆那双涩眯眯的眼睛盯上了白鹭,她今天穿的还是健美裤,所以那一团包裹起来有那么一点亮眼,不过她这次穿的这一条裤子比较深色,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曾大胆有一点失望的下了车,白鹭看见他下车了之后赶紧的张开伸手摸了一下,果不其然,她脸上火辣辣的。

 

白鹭暗暗懊恼,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的,这分明就是在背叛自己的老公,可心理再抗拒,身体还是不可遏制的想要得到某样东西填满……

 

她有些燥热难耐,但仍然按耐住了自己的心情。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下了车跟在曾大胆的后面,两个人若无其事一般的上了电梯,回到了屋子里面去。

 

刚走进屋子,白鹭就看见喝醉了酒歪倒在沙发上面,已经睡得像一只猪一样的方志明。

 

白鹭瞧见方志明居然喝成这个样子,心里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志明,你醒醒啊,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白鹭把手里面的包往旁边一放,匆匆忙忙的上前去,蹲下来的时候那浑圆正好对着曾大胆。

 

刚才在车库里面看不到,因为那里光线非常昏暗,但是家里面的光线十分充足。曾大胆看着那条紧身的健美裤底下赫然出现了一小团…

 

这还真是一个瘙货!曾大胆在心里面这样想着,眼睛却紧紧盯着不放,那裤下的春光一览无遗。

 

白鹭可能察觉到了自己弯下腰来可能会被站在身后的舅舅所看到,所以赶紧又直起身来,果然,她转过头去便瞧见了曾大胆那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她不禁咳嗽一声,和曾大胆说道:

 

“舅舅,你看志明喝的太多了,而且身体又很沉,我没有办法把他拖到卧室里面去,要不你帮帮忙吧?”

 

曾大胆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把人从沙发上面架了起来,往卧室那里去,而白鹭则是跟在身后伸手掏了一把,当下便红了脸。

 

刚才自己弯腰肯定被这大涩狼所看到了,心中又恼又怒,可是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蔓延在自己的心底。

 

白鹭还在想着曾大胆在车子上面所说的那一句话,她知道项曾大胆这样的身价,还有身材和样貌,从来都不缺女人,之所以会在地铁上面猥亵人,不过就是为了寻求刺激罢了,偏偏下手的对象还是她。

 

所以,这是不是代表她就是他口中那一个尤物?

 

白鹭一想到这一个就觉得心潮澎湃,她嫁给方志明之前也有过不少的前任,甚至还出去约过见过不少人,也和很多人上过床,各种各样的她都尝试过了。

 

方志明的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好在他花样多,也算是能弥补一下先天的不足,而且方志明这人和她相处起来特别的好,对她也很爱护,所以白鹭才会心甘情愿的给他生小孩。

 

只是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生完小孩之后一系列的问题才接踵而至,让白鹭有些疲惫,要不是小孩可以丢回娘家那里帮忙看着,她现在估计已经和方志明吵得天昏地暗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健身和赚钱。

 

白鹭在身后看着曾大胆架着自己老公往卧室里面去,突然觉得老公和曾大胆相比,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是发福走形的身材,另一个是一副健硕高大的身躯,看起来特别可靠,而且富有男人味儿,让白鹭心跳不已。

 

曾大胆把人带进去之后,也没有想到方志明竟然一把趴在了他的身上,口中胡言乱语说了一大串,曾大胆还没有反应过来,方志明哇的一声竟然吐了他一身,曾大胆被这酒气还有吐出来的东西熏的一脸。

 

他急忙把脸别到一边去,可是衣服已经沾满了这吐出来的东西,白鹭见状立刻上前去:

 

“舅舅,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换件衣服吧,这里我来收拾。”

 

白鹭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上前,但是曾大胆寻思着,这可是一个刷好感度的好机会,于是拦在了白鹭的面前:

“算了,反正我现在也脏兮兮的,何必再让你沾手,你就在旁边看着吧,拿个拖把还有垃圾铲过来,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白鹭这才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匆忙的走到阳台那里拿了垃圾铲还有扫把,回来的时候发现曾大胆竟然已经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给脱掉了。

 

她今天早上倒是有看见赤果着身体的曾大胆,可是因为自己当时所有的目光都被底下的那地方给吸引了,所以没有看得太清楚。

 

刚才在车库里面倒是上手摸了一下,虽然感受过那美好的触感,但直截了当的看见轮廓还真的是第一回。

 

曾大胆的身材要比别的男人好上一些,这个年龄段有这样的身材已经是非常不错了。他的肌肉比较紧实,但腹肌还有胸肌什么的,倒不算是太过于成形,可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所谓,最让人着迷的还是他下半的某个地方。

那里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特别像是白鹭这种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亲密的女人。

 

每到夜深人静,瞧着在身边睡的已经打鼾的老公,白鹭就觉得心中一阵空虚,不光是心里面,就连身体里也希望别人来填满她。

 

要是被那塞的满满的,这种感觉肯定非常的美妙吧?白鹭痴痴的想着,曾大胆看她有些走神,于是叫了一声:

 

“白鹭,你怎么了这是?”

 

白鹭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手里面的扫把还有垃圾铲递了过去,然后看着这健硕的男人将地上的污秽清理了干净,还顺带的帮方志明擦了一把身子,才把人送到了床上。

 

看着方志明在床上呼呼大睡,白鹭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儿,明明知道他半年多没有回来了,回来之后肯定会疲于各种各样的应酬,可是这个男人却完全忘记还有老婆在家里。

 

“我先去把垃圾给倒了,你能不能去屋子里面给我放点热水,我回来的时候想洗个澡。”

 

曾大胆跟白鹭这么一说,白鹭听了之后赶紧点头,这个男人还是挺体贴的,除了好涩一些之外,她心里面这么想着。

 

回来的时候曾大胆就直接进到了浴室里面去,把浴室门一打开便觉得热气升腾扑面而来,朦朦胧胧之中,他看见了一个硕大在他面前晃动,穿着健美裤的女人,显得曲线非常的好看,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一把,曾大胆寻思着这样的臀,如果是从后来一次的话,肯定会浴仙浴死……

 

他努力的控制住,让自己的手不要贴上去,随后咳嗽了一声看向了白鹭,白鹭把水放好了之后立刻站起了来:

 

“舅舅那你先洗个澡吧,我现在出去。”

 

白鹭说完便朝着门那一边走了过去,可谁知道脚下一滑差一点就摔倒了,还好曾大胆眼疾手快把人往怀里面一捞。

 

但因为白鹭当时正好是背对着曾大胆的,而此刻曾大胆的腹部正好贴在了白鹭那柔软挺翘上,而穿着健美裤的她透过薄薄的布料,感觉到了曾大胆抵着自己。

 

她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呼声,曾大胆的手握住了她的腰,忍不住的往前一下,白鹭知道曾大胆是故意使坏,赶紧拉住了门,双腿有些发颤,但身体却十分配合的微微敞开了一些,似乎要把自己展露给后面的人……

 

不过白鹭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这样做很对不起方志明,于是赶紧站直了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舅舅对不起,这里实在是太滑了,我刚才站不稳差点就摔倒了,你在里面也要多加注意。”

 

白鹭说完拉开了门就走了出去,样子有点狼狈。

 

曾大胆欣赏着她曼妙的身姿离去,回身坐在浴缸里面,可能太久没有发泄过了,自己居然这么容易起来。

 

他伸出手来拨了一下,暗道:

 

“没用的东西,看见女的就起来了!”

 

他把手放在了胀得有些发疼的地方上下滑动了一下,没有察觉到浴室的门还没有关上。

 

而白鹭回到房间之后,忽然想起浴室的沐浴露好像已经没有了,她还没来得及换新的。

 

于是她赶紧出去拿了一瓶沐浴露折返回了浴室,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就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传了过来。

 

白鹭十分好奇的拉开了一点点的门缝,从门缝外面朝着里面看,这门缝不是很开,只能够看到一半的光景,虽然看不到曾大胆的上半身,但是白鹭看到了曾大胆粗壮粗糙的手,握住了,正上下滑动着!

而且他每次上都会导致浴缸里面的水发出噗嗤的声音来,一开始还是很慢的,但后面渐渐变得更快了。

 

好大啊……

 

白鹭禁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双腿也忍不住张大了一些,可正是因为张开了腿的缘故,她忽然感觉身体一片空虚寂寞,她又赶紧收紧了一些。

 

可最后再也忍不住了,悄悄伸出了手覆盖在了……

 

她一开始也只是按照曾大胆的频率去触碰摩擦,随后没过多久,她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泛滥蔓延,这下就再也忍不住了,把沐浴露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探入到了自己上方。

 

可能因为刚生了小孩又母汝喂养的缘故,她那傲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看一些她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的。

 

可惜都没有什么作用,而且还变的比之前更大了一些,随便一碰就变得十分的容易来感觉。

 

她双眼迷离的用细嫩的手掌心去触碰着,轻轻的点上几下,而另外一只手也根本不停歇,早就已经是不满足隔着裤子了,而是伸进了裤子里面去。

 

她张得很大,脸则是贴在了冰凉的瓷砖上,那引以为傲也翘起来,玉足高高踮着,中指伸过去,没几下就感觉泛滥成灾了……

 

白鹭张大嘴,像是母狗一样哈着气,双眼朝上翻着,一副又快乐又痛苦的样子,白鹭觉得听着曾大胆撸的时候发出来的低沉的富有男人味的声音实在是太刺激了,让自己忍不住像痴女一样的站在门外偷听偷看,最后竟然也跟着做了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曾大胆这边则渐入佳境了,白鹭可能没办法受得了这样的折腾,手指终于忍不住的朝着伸过去。

 

可惜手指还是太细了,根本满足不了这个已经生了小孩儿的女人,她只好紧紧的夹着,喘着气,在最后达到了最高点。

 

快乐的余韵在白鹭的身体里面蔓延着,白鹭差点就腿软瘫在了地上,可能是刚才太刺激了,她穿着薄薄的运动内衣里面也应声而起,把那薄薄的布料撑得很高,还润了,白鹭惊叹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竟然都出这个了……

 

曾大胆自己弄了一会儿之后也交代了,他匆忙的洗了一个澡,出去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一瓶沐浴露,于是有些奇怪,寻思着怎么会有沐浴露放在外面。

 

于是拿了起来,可刚拿起来就感觉到了这沐浴露瓶身上面滑溜溜的,曾大胆摸了一下,还以为是沐浴露掉过在地上沾了水。

他凑近了看了一眼,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这个味道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味道是什么?

 

到屋子里面就他们三个人,方志明已经睡的就好像是死猪一样了,能把沐浴露拿过来的不就只剩下白鹭了吗?

 

而且自己这扇门刚才好像是没有关上,难不成白鹭刚才站在门外看他?

 

这样一想,曾大胆当下兴奋了起来,他就知道这个小瘙货绝对是浴求不满了,看看那身材就知道了,肯定是个会吸干男人精气的瘙浪贱货。

 

曾大胆拿着沐浴露正想着呢,白鹭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她手里还抱着衣服,见曾大胆手里拿着那瓶沐浴露,脸一瞬间发红,随后咳嗽了一声:

 

“舅舅,你洗好澡了吗?”

 

曾大胆点了点头:

 

“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沐浴露没多少了,刚想要和你说来着。”

 

大胆的眼睛就好像是X光一样,一下子就锁定了白鹭……

 

白鹭越过了曾大胆,伸手你拿过了那瓶沐浴露,曾大胆明显还是想要逗弄一下白鹭的,于是开口说:

 

“奇怪了,刚才我摸那沐浴露瓶身有些脏脏的,也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你待会进去的时候洗一下吧。”

 

白鹭吃了一惊,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弄自己的时候又碰了一下那沐浴露,当下十分的心心虚:

 

“可能是吧,我待会洗干净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进去了,曾大胆眯着眼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白鹭洗了澡出来,可能是今天很累了的缘故,所以她很快就睡过去了,睡着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把她压在了床上。

 

她舒服的又满足,几乎都要上天了,她嘴里不断的叫着,“快一点,人家快到了,好舒服啊,好棒啊,好厉害啊……”

 

最后她到达了最高点了,结果也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梦特别的真实,而且那种被贯穿了的感觉十分的清楚,她娇喘连连,高耸起伏着,好半天才缓过来,转过头一看,方志明还没有醒。

 

白鹭想着可能是这几天自己浴求不满了,一看老公那起来了,她当下就特别的兴奋,于是一把把方志明的裤子给拖拽了下来,只看到那里赫然出来,可把她给馋坏了,她立刻将自己凑过去,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可比手指要来的更痛快的多。

 

她蹲着来,双眼迷离了起来,一边卖力的叫着一边摇晃着自己,填满自己的空虚,白鹭的手又伸进了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露出了平坦的腹部和诱或人的马甲线,随着她晃动一下自己的身躯,那马甲线也会跟着蠕动一下,看的人血脉喷张,她的手紧紧的贴着,紧紧的捏着,肥美从她的手指缝里挤出来。

 

她张着嘴,就快到最后关头了,差点到达了巅峰,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方志明竟然忍受不住,一下子就完了。

 

白鹭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到达顶点,千钧一发的时候就感觉方志明完了……

 

失望的神色顿时蔓延开来,一瞬间她头皮发麻,分外怨恨的看着方志明,十分生气的伸手拍了一巴掌方志明,大吼:

 

“喂!醒了!”

 

方志明昨天晚上可喝了不少的酒水,被拍打了一下也迷迷瞪瞪的压根就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甚至还翻个身又继续的睡过去。

 

白鹭心中气的要死,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剩下的那点兴致都败坏了个干净,最后没办法只好起来擦拭,套上衣服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白鹭自己健身,所以吃的都是很健康的,方志明就不一样了,他这个人一定要吃的很重口味,因为这个事情白鹭可说过他很多次了,但是每次他都不听,一幅人要是没有一些口腹之浴怎么行。

 

要说方志明之前也还是个很匀称的男人,甚至还有一些小腹肌,可是这会儿变的脑满肠肥的,就连那都变短了不少……

 

曾大胆在白鹭起来之后他也跟着起来了,看见桌子上吃的东西,不禁感叹了一声:

 

“方志明娶了你还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的福分了,你看看你,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白鹭本来是一肚子气的,想着自己要去工作还不能过愉快的夫妻生活,导致自己皮肤都不好了,但是曾大胆夸奖了几声,又让白鹭觉得开心了起来,她娇嗔了一句:

 

“哪有啊,别的女人不也是这样的吗?再说了,志明还总说我做的这些东西不好吃,还不愿意吃呢!”

 

曾大胆坐了下来,双腿大喇喇的张着,他今天嫌热,就穿了一件沙滩裤,里面内裤都没穿,那蛰伏在里面歪在一边,在宽大的裤腿里探头探脑。

 

白鹭本来是想要给曾大胆递过去调羹的,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手滑,手里的调羹掉了下来,她蹲下来捡起来,忍不住的朝着曾大胆的裤裆看了去,结果就看见了……

 

她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起来的时候有些脸红红的,曾大胆问:

 

“怎么了,脸那么红?”

 

他不知道白鹭刚看到了自己,所以脸红心跳,还十分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感觉这天也太热了,对了舅舅,要是去我们健身房的健身的话,还得去办张卡,得本人拿身份证去的,你今天有空吗?”

 

可不想曾大胆居然摇了摇头:

 

“昨天和志明说好了,今天要去建材市场看看好的材料,他说公司就给他放一个星期的假是不是?”

 

白鹭愣怔了一下,无比幽怨的说:

 

“气死我了,他回来就光顾着和狐朋狗友去喝酒吃饭,压根也没有和我说只放假一个星期的!”

 

曾大胆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可能太忙了忘记和你说了吧?”

 

“才没有,就知道喝酒,气死我了。”

 

白鹭十分生气,方志明在她坐月子的时候就和她说准备翻修一下家里,白鹭

原本就特别不喜欢这丑丑的装修,当然十分赞成了。

 

白鹭还以为方志明回来会在这里呆很久的,没想到就一个星期,还不和她说,她怎么可能不生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