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她比烟

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她比烟花更寂寞

我叫林媛媛,结婚三年了,到现在都还是个处。

结婚前我就听村里人说,我老公陆大海那方面不行,上个对象就是因为受不了没性生活跟别人跑了的。

新婚那天陆大海为了不让我失望,还吃了点药,粗暴的大手在我全身上下摸来摸去,脸埋在我的胸.前又亲又啃,我下面喷了好多水,夹着他的腰想要他赶快进来,结果他蹭来蹭去,死活硬不起来。

那时我想着嫁都嫁给他了,能怎么办呢。以为治两年,肯定能好起来的。医不好,大不了以后抱养一个孩子。可年纪大了,我才发现,有些事是憋不住的,我看到别人家的汉子,赤.裸着上半身,在庄稼地里挥汗如雨的时候,都忍不住幻想他压在我身上汗流浃背是什么样子。

幻想归幻想,可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真的能有机会,在我老公以外的男人身上,享受到身为一个女人的快乐。

夏天的早上,我在旱稻田里干农活,天气实在太热了,我穿着短裤,蹲下来除草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屁.股痛,吓得赶快跳了起来。

这时,隔壁田里的吴光棍忽然叫了一声。

“媛媛,别动!你刚刚被五步蛇咬了,再动几步会死的。”

我们村里,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五步蛇,我半信半疑地望着他,“姓吴的,你可别吓我。”

“我怎么会吓你呢。”吴光棍用着猥琐的眼神打量着我的屁.股,靠近了我,“媛媛,快把裤子脱了,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我迟疑了好几秒,是感觉到屁.股越来越痛,心想着吴光棍这人也就是太穷村里才没姑娘愿意嫁给他,人倒是也没听说有什么坏心眼。

“好吧,你眼睛可别瞎看。”

我害羞地脱下了裤子,我那处还没被男人看过,新婚夜的时候也是黑灯瞎火,倒没想到便宜了他!

我撅起屁.股,他炙热的呼吸立马扑到了我的私密处,我明显听到了吴光棍吸口水的声音,他两只手捧着我的屁.股,竟然用力地捏了一把。

我浑身感冒都立了起来,生气地道,“你干嘛!你可别想占我便宜!”

“媛媛,我这不是先帮你把毒挤出来吗?你别着急,我这就帮你好好吸吸。”

他朝着我的屁.股用力嘬了一口,我顿时感觉到浑身酥麻,打了个颤,他的一只手忽然绕到了前方,扒开我的腿心,“媛媛,你这屁.股真白,像水蜜桃一样,前面不知道水不水?”

我吓得想要赶紧推开他,可我的力气又怎么打得过一个男人,只好威胁道,“姓吴的,你放开我!你敢碰我,我男人可饶不了你!”

吴光棍愣了一下,随机更加大胆地用另一只手握住了我胸.前的白兔,讥笑道,“全村人都知道你家大海中看不中用,媛媛,你这条件,前凸后翘的,男人一看就流口水,何必跟他守活寡呢?”

他这话倒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又何尝不想有一个真正的男人,来抚慰我的寂寞。

他越来越贴近着我,手上的动作也愈加过分,粗粝的手指在我敏.感点揉来揉去,这种感觉奇妙极了,我凭着理智挣扎了几下,身体却始终抗拒不了这种诱.惑,半推半就地顺着他的意张开了两只腿,让他可以也摸到我下面。

他的手指已经弄得我很舒服了,我不由期待起来,他把我压在身下,狠狠地将我占有时,会有多快乐。

果然,一根又硬又粗的东西抵在了我腿间,烫的我面红耳赤。我湿润的甬道已经流出水来,黏哒哒地沾在他的宝贝上。

我的心脏直跳,又是害臊,又是紧张,吴光棍却停下了动作,咬着我的耳垂,问我,“媛媛,想不想我干.你?”

我身体里的火都被他勾了起来,这会儿,那还有什么理智不要。

三年了,多少次深夜我从卧室走到客厅,一个人悄悄用手指抚慰自己,可用手指哪里有用男人爽,我从来就没能高潮过,我多么希望,身后这个男人后能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欢愉。

我用双.腿夹住了他的宝贝,刚想应声,就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林媛媛,是你吗?”

喊我的人叫李明浩,是市里选聘来的大学生村官,也是我的高中同学。

我吓得一下子回过神来,心想着这可怎么见人啊,吴光棍倒是比我反应更快,搂着我的细腰就把我拽进了旱稻田里,又高又密的旱稻把我和他挡住,我心里不停地祈祷着,希望他没能看到我。

可事与愿违,他还是朝着我走了过来。

“林媛媛,你果然在这儿。”

我害怕极了,立马大喊了一声,“别过来!”

“怎么了?”李明浩站在田埂上问我。

我正想编个理由,身后的吴光棍就又动弹了起来,激地我闷哼了一声,死死的咬住下唇,才没让羞耻的声音溢出。

“把腿夹紧,不然我就说是你勾.引我。”

吴光棍威胁着我,我抬头看了李明浩一眼,不想我这个老同学看到我这么狼狈,只能叮嘱了一句,“你快点!”

“林媛媛,你在和谁说话呢?”李明浩问我。

“没有,我回个微信。你别过来,我在解小手,有点不方便。”我颤抖着说道,用力夹紧了双.腿,期盼着吴光棍早点结束。

李明浩背过身去玩手机,“我过来是来给你讲一下,你家大海的地可能要占用修马路,文件在村办公室,你方便完和我走一趟吧。”

我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吴光棍在我的下面磨来磨去,大概也怕被李明浩抓到,没几下,一道粘液就喷到了我大.腿上,弄完,他就匆匆地就离开了。

我赶紧用纸巾把大.腿清理干净,擦到私密处,看到李明浩在我身前直直地站着,就无比羞耻。想不到自己怎么会做出那么丢人的事。

“好了吗?”李明浩收起了手机,像是已经等着急了。

我赶紧提起裤子,跟到了他的身后,“好了,我们走吧。”

我跟他一路去了村办公室,路上,李明浩问我,怎么没读大学,我随便敷衍了几句,只说女人家读书没什么用,还是得嫁人的。

实际上我也想要读书,只是高三那年父亲得了病,家里为了给父亲治病,收了陆大海十万的彩礼钱,所以我一满二十岁就嫁给了他,毫无选择。

李明浩叹了口气,打开了村办公室小院的大门,请我进去,“林媛媛,你还真是变了很多,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挺高傲的。那时候我记得你还是我们班班花呢,成绩又好。”

我低着脑袋,无法面对过去优异的自己变成现在这种模样,只好对李明浩道,“以前的事就别提了。”

李明浩锁上大门,忽然阴测测一笑,盯着我的大.腿根问,“那我们就提点现在的,你刚刚在和吴光棍偷.情?”

我吓得立即往后退了两步,急忙否认道,“我没有,你不要胡说!”

他不紧不慢地摸出手机,打开了相册,点出一个视频——茂盛的稻田里,隐约可见吴光棍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扶住我的屁.股,不停顶我。

我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愤恨的看着李明浩,却见李明浩打量我的眼神越发下流,还吞了一下口水。

“高中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很清纯呢,想不到那么骚。听说你老公那方面不行,那个光棍也不会对李女人,看来他们都满足不了你。”

说着他忽然把我抱了起来,放在了一旁的乒乓球台上,拉着松松垮垮的领带对我说,“今天我值班,他们都去休息了。”

我当然明白他话里的含义,可是他毕竟是我的高中同学,我抹不开这个面……

“李明浩,你玩笑不要开得太过分了,我和吴光棍没有弄进去,我不算出.轨!”我一口咬定道。

他没说话,直接拉过我一只手伸进了他裤头里,那里瞬间又烫又硬,比吴光棍还要大得多。我吓得赶紧缩回了手他却搂住我的腰,用下面隔着裤子撞了我一下。

我舒服地绷了绷腿,刚刚吴光棍根本就没让我爽到,保不住李明浩可以……

我紧张地望着李明浩,他俯身把我压在乒乓球台上,大掌从我衣摆下钻了进来,揉搓着我丰满的胸部。

“让我干.你,不然我就把你和吴光棍的视频放到村里的大屏幕上,让全村人好好观赏。”

我气急了,他竟然真的用这种事来威胁我!

要是在高中我非得摔他好几个巴掌,但是我不敢,我不能让人知道我和吴光棍的事!我爸吊着命的药,还靠着陆大海打工挣钱来买呢。

我只能想办法敷衍道,“这里是公家的地方,万一有人找你办事呢?我们下次换个室内吧。”

李明浩用一只手捧着我的脸,色眯眯地道,“不然我们换回田里?你这么饥.渴,室内爽的了吗?

我的脸一下子刷红,来不及辩解,他顺势用吻封住了我的嘴唇,舌尖在我唇缝上描摹了一会儿,蓦然撬开了我的牙关,在我的口腔中疯狂攫取着。

他亲得我特别舒服,我从来没想过接吻还能有这么多花样,他在我的嘴里勾拉牵扯,津液交融在一起,分开时还拉出了银丝。

我回过神来,不知何时,衣裳已经被他推至了腋下,前扣的文胸被他一解开,两只雪白的肉团立马跳了出来,生生贴在了他脸上。

他衣衫整齐,而我却凌乱不堪。我下意识地想要逃,可他却一手捉住了我的左边的耸立,搓圆揉扁,嘴唇衔住了我右边的小蓓蕾,大力吮吸。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伸进了我的裤头里,来回在我腿缝间揉捏,带着一手粘黏,拉开了我的短裤,漏出了白色蕾丝的小内。

我吞了吞口水,直视着他腿间的硕大,心想着要是他能换一个正常的地方,不威胁我,说不定我也会愿意和他偷偷搞一次。

毕竟我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谁叫我的老公陆大海不行,否则我也不会寄希望于别的男人。

李明浩拍了拍我的屁.股,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我,向我命令道,“自己脱掉,把腿分开。”

我的心猛地一震,这么大的太阳下,有没有任何遮挡,他竟然要我自己脱,我哪儿做得出来。

要是传出去……

我没来得及多想,他就抬起了我的腿弯,让我叉开了腿,将棉布挡住的关键处对准了他。他的脑袋一头扎到了我双.腿间,我惊地脚趾头都抠紧了。

棉布已经被我流的水打湿,他灵巧的舌头隔着一层湿布来回吮吸舔弄着,我忍不住浑身的兴奋,抱住了他的脑袋。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为我做到这样过,陆大海硬不起来,所以对房事特别忌惮,我买的情趣用品被他发现了,他都特别生气,会骂我不要脸,更别提亲我那里了。

好爽,好舒服!可是……还不够!

我好想他真正地舔到我那里,我的手不自觉地把小内拨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