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啊 啊 舒服 插_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人妇系列 2

啊 啊 舒服 插_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人妇系列 200

我才猛地清醒过来,恍惚看着大门,发现杨姨早就离开了。

长叹一口气,杨姨一走要到天黑才能回来,她不在我也待不下去,索性扔下书本,跑出去找同村小伙伴玩到近天黑,直到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回家推着杨姨新给我买的自行车,往学校出发。

乡间小路全是坑坑洼洼,自行车车轮在直打晃,我扶着杨姨给我准备的半袋大米,更是走的小心翼翼了些。

眼看上完最后一个坡就要到顶了,我也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就在这时候自行车突然发出噗嗤一声响,不动了。

我蹲下身检查,发现竟是一根铁钉,杵在正中央,正好扎过我的车轮。

“谁那么不长眼!把铁钉扔在这种地方,成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我气的朝地上踹了一脚。

离镇上中学还有一大段距离,难道剩下的路要两条腿走了?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比百灵鸟还好听的声音。

“你怎么还在这?再不走的话,看班主任不杀了你才怪。”

我闻声抬起头,重舒了一口气,瞬间感觉希望终于来了。

“芊芊,我自行车爆胎了,要不然你带我一程吧。”

我抓住她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冲我坏笑的女孩。

这个女孩叫刘芊芊,是村长的女儿,平时大大咧咧的,跟我也都是兄弟相称,因为学习很好,所以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学校的学习委员。

话还没说完,刘芊芊就不加思考甩开我,抓着自行车朝我冷哼了声,“现在知道求我了,前几天好像某人还要痛打我一顿那。”

她的话瞬间让我有点懵,反应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原来又是为了前几天我误会她偷我手环的事,为此她已经让我道歉不下三百遍了,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又要拿这个说事。

“刘芊芊班长,我真的已经深刻认识到错误了,到了学校你怎么惩罚我都行,现在就帮帮我吧。”

我合起手一边向她求饶,一边说好听的,就差给她跪下了,终于我看到刘芊芊眼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感觉有戏,果不然下一秒她撇着脸哼了声道,“上来吧。”

可是我哪敢让她骑车,为了安全考虑,最终换成我载她。

路过学校要经过一大片麦子地,这块路不好走,我自愿下车推着刘芊芊。

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吸引了我的视线。

我像是丢了魂一般,不顾车上刘芊芊的叫喊,就走进麦地里。

“林安庆,怎么那么巧?在这里见到你?”

我蹑手蹑脚站到这个在发呆的女孩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算是我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长的娇小可人,因为家里没钱,就退学下地干活了,说起来挺可惜的。

她一愣,额了声,迟疑了一会开口道,“没什么,我只是今天活干完了,就出来散散心,倒是你,怎么现在还不上课?”

林安庆说这个,我瞬间想到自行车还在路边,就一阵心烦,想把自行车坏了的经过跟她说一遍。

突然身后一阵剧烈晃动,我猛地被脚下的麦子绊倒在地,林安庆或是被我吓到了,赶紧趴到我身边扶我。

也就在这个空档,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说话声,“这里保险吗?”这是女人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方心吧,这里离村里够远,不会有人来的,亲爱的,我真是想死你了。”

说话间,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黑夜里我清楚的分辨出他们的脸,男的是村头大汉儿子黄有为,女的就是女人村刚死掉的王大成媳妇陈爱霞。

王大成一直是靠扑鱼为生,因为这次巨浪,他死于海中,陈爱霞也就变成了寡妇。

黄有为摸着陈爱霞的身体,猛地抱住她,把她压在身下,就开始疯狂的啃咬,好像多年没见过女人一样。

林安庆看到这一幕,浑身吓得发抖,害怕她叫出声,我俯身压住她的身子,对她做出一个嘘的手势让她别出声,林安庆依旧是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麦地两人,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我。

黄有为快速拖去陈爱霞的裤子,就骑在她身上开始动,压抑的陈爱霞闷声连连,接下去的时间两人越战越激烈,要把麦地给冲破了。

我跟林安庆在一旁尴尬的要死,特别是林安庆捂住脸不敢看,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叫声,她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过了会儿,估摸两人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陈爱霞一声尖叫,猛地停止了这一切。

我看到她跟黄有为翻了个身,趴在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黄有为顿时吓得脸发白,提上裤子就小跑跑走了。

我张大嘴着实佩服,小时候我就听说陈爱霞的风流史,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好奇心作怪,想去问问陈爱霞的秘诀,但迫于林安庆一直拽着我,还是赶紧走了。

刚走到麦田口,就被刘芊芊挡下,她言语不善的指着林安庆喊,“是不是因为她把我给扔下了?”

我这才想起刘芊芊还在,害怕刘芊芊一生气迁怒林安庆,赶紧把林安庆推开,让她赶紧回家。

直到她走了之后,我才开始一边装傻子,劝起刘芊芊来,“芊芊,那么晚了,我们两个人也够可怕的,快点回学校吧。”

边说着我一边拉她的手,把她带上后座,可话音未落,她就一把甩开我,指着我让我别逃避责任,并告诉我不用去学校了,让我跟她到一个地方。

我很无语,但迫于刚才有错在先,只能跟着她走到了学校的后山。

夜晚的山里幽深又诡异,跟她坐在石头座上,一会儿就感到浑身发毛,看她一句话也不说,我渐渐耐不住了,哆嗦着问道。

“刘芊芊,你要惩罚我也不用这样吧?再说,我不是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至于拿着我的生命开玩笑吗?这样的话你也没有保障不是?”

说话间,试图拉她回家,却又一次被她甩开,她转身白了我一眼,似乎更加生气了。

“呵,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看你玩的挺欢。”

我看着她,竟一时语塞的说不出话来。

刘芊芊哼了声,转身朝山顶走去。

那么大晚上的,我想回家,却又不能丢下她一个女孩离开,只能跟在她后面。

不知不觉走到山顶,刘芊芊突然转回头,冲我喊道,“你不是要回去吗?那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我能怎么说,只能昧着良心说一句,“你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大晚上的你要是遇到个歹徒该怎么办?我当然要保护你。”

哪知刘芊芊噗嗤的笑出声,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刘芊芊做事一项不计后果,身后就是山崖,我赶紧向她求饶,她没有理会我,挑起我的下巴,就突如其来的问了我一句是真的吗?

我迟迟反应不过来,她生气的把我推到地上,掐腰怒道,“你们男生就会骗女孩的心。”

瞬间我好像恍然大悟了,为了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我也拼了,爬起身就一把抱住刘芊芊,将她狠狠拥入怀中。

她发疯似的打骂我,我很快就被打的浑身青紫,可是憋着一股劲,我还是没撒手,终于她打累了,瘫倒在我身上。

趁她喘粗气的空闲,我也成功把她带下山,出了山口,我也不愿意理她,背起杨姨给我的半袋大米向学校走。

没走几步,她又跑上前拦住我,表情还是不依不饶的,这时我真的受不了了,甩下大米,就问她还想怎么样。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文学

刘芊芊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我面前,一伸手抱住了我,她的身体很香,让我有一瞬间的晃神。

“瘦娃,你喜欢过我吗?”

她语气中带着满满的羞涩,让我顿时哑住了,突如其来的啊了声。

似乎是看我没有拒绝她,刘芊芊反手抱的我更紧了。

“瘦娃,反正我就跟你说了吧,我一直都喜欢你,如果你也愿意,那我们成年了就结婚,我不要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行了。”

我以为刘芊芊在开玩笑,我们那么多年一直都是死党,是兄弟。

我用力拉开刘芊芊,让她不要再闹了。

她反倒抬脚把我踢到地上,压住我就亲,她吻的很疯狂,让我一下子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推开她,“刘芊芊,你干什么?”

比起生气,我更多是惊讶,刘芊芊从来也没说过喜欢我啊。

“瘦娃我,我想你要我,就跟亲杨姨一样对我就行。”

刘芊芊红着脸,衣裳半露的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我。

我顿时有些懵,她竟然知道我跟杨姨的事,似是看我不说话,她又凑到我身边,这次她直接弯腰,把胸前的风光都暴露了出来。

一瞬间,我下面有了反应,手脚开始不听使唤了,我尝试性的一把抱住她,伸手抓住了她的胸口。

刘芊芊没有拒绝,反而叫声连连的喊我快点。

我也是得到了动力,脱掉外套,就趴到刘芊芊身上。

她身上很香,跟杨姨不同,是少女未熟的香味,感觉到身下的刘芊芊已经有些欲昏欲醉了,我学着录像上的做法一点点的拖去她的衣服。

下身已经不能控制,正打算来个大解放,周围几盏灯突然亮了。

迎面传来保管室大爷的喊话,“干嘛呢,干嘛呢,不好好上课在学校门口干这些事?小小年纪我真替你们丢你,哪个班的?我给你们班主任通报,开除你们!”

这个大爷出了名的不好说话,我也来不及穿衣服,拉起刘芊芊就跑。

我倒是没什么,她可是班干部,不能毁在我的手里。

我拿着衣服,拉着刘芊芊,跑的都要岔气了,最终躲过一劫。

刘芊芊是有钱人,晚上我就跟她在一家私人旅店睡了一宿,当然也少不了那方面,一晚上她都尖叫不断,别提多痛快。

我也是第一次品尝到男女之事的乐趣。

第二天早上为了躲避保管室张大爷,我们很早溜进学校,之后的几天,刘芊芊都是对我很殷勤,故意讨好我。

而经过那次事后,我都是刻意跟她保持距离,不跟她说话,因为每次说话都忍不住想摸她一把,在学校又不行,会把我憋出病来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个星期,我等不及的就往家跑。

这么多天没见,还真是想杨姨了。

扔下书包,就对着院子大喊,可是找了一圈都没看到杨姨的影子。

以为杨姨出去干活了,正打算出去玩,一个细微的声音引起我的注意,我顺着门缝轻轻的拉开门,这才发现杨姨是睡着了。

她没有穿衣服,只是用单薄的被单搭在身上,被单是透明的,都能清楚的看到身下白皙的长腿还有胸前的丰满。

我咽了口口水,顿时又想那晚跟刘芊芊的刺激,下身忍不住有了反应。

伸手用力晃了晃杨姨,她睡的很熟怎么也叫不醒,我便上手按在腿上抚摸起来。

她的腿很丝滑,又带着点冰凉的触感,让人欲罢不能,以至于我多年都无法忘怀。

迫于肾上激素需要,我顺着腿根,慢慢掀开了杨姨的被子,为了不惊醒她,我的手法很轻。

可是没想到,被子正好被身子卡住了,那么长时间不光没拉开被子,还把杨姨给吵醒了。

她模糊的打了个哈欠坐起身,向周围打量了一圈,又喊了几声我的名字。

我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瞬间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生怕杨姨走下床,发现我的存在。

好在话音落下,杨姨又继续睡了过去,我这才松了口气,慢慢的关上门走出了房间。

坐到院外的板凳上,我心里的火还没有消散,脑子里还是一直在想象拉开被子之后的画面。

就在这时候,我视线定到了墙角的一点,那也是家里最破旧的一间,平时储存杂物什么的,可是杨姨却在里面晾内裤……

我心里的一团火热又冲到了顶端,想到录像带里那些不健康的片段,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杂物间,取下了内衣。

攥在手里,就像得到什么传世珍宝一样,摸了摸,又放在鼻翼下闻了闻。

对于这个举动,其实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只不过以前都是在杨姨睡觉之后,直接趴到她的裤衩上。

我也知道这个习惯得改,可是就是在脑中挥之不去。

拿着杨姨的内裤躺在床上,脑子里开始不断的胡思乱想,总想要掀开她的裤子,看到底是什么感觉。

脑中一个邪邪的念头划过,我想到录像带里的教学,学着里面的步骤,拿着内裤放在大腿上轻蹭,没几下还真产生了反应,内心兴奋加大,我的动作愈加剧烈了起来。

猛然身体一轻,喷了满满一内裤。

抱着满是黏腻的内裤放在怀中,心里激动的同时又充满着负罪感,想要藏起来慢慢欣赏,但是害怕杨姨发现,最后还是决定清洗内裤。

我把内裤放到脸盆,打算洗干净再晾回去。

可是刚要去水灵接水,就听到杨姨房间的一阵阵脚步声。

杨姨有起夜的习惯,我害怕她突然出现,解释不清楚,只好慌忙的打开储物间的门,把内裤就这样挂上了。

随后我将脸盆收拾好,清洗了下手,也就赶紧躺到了床上。

裹在被子里,联想到杨姨穿着带有我身体东西的衣服,莫名的有一种舒畅的感觉,不知不觉就进到了梦乡。

第二天天刚刚亮,我就醒了,坐起身,下身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查书才知道,这是在正常不过的现象。

揉了揉有反应的地方,看到闹钟时间才不过五点,爬上床刚想要再睡一觉,突然听到杨姨房门打开的声音。

这让我瞬间想到昨晚的内裤,一时间睡意全无,快速的跑出房门。

路过客厅,发现杨姨站在墙角边,她穿着一条肥大的短裤和一件米黄色的短袖衬衫,像是在思考什么,看到我的出现,她瞬间涨红了脸,赶紧将手中的东西别到身后。

尽管速度飞快,但我还是能清楚的辨认出,这个就是我昨晚干坏事的内裤。

看到它在杨姨的手上来回摩擦,我的心跳不由的加快了节奏,呼吸也抑制不住的粗重起来。

“瘦娃,你昨天晚上就回来了?”杨姨突然开口问道。

我脑中有些恍惚,一时没反应过来,迟疑了会儿才点点头,嗯了声。

杨姨看我的眼神中闪过几丝疑惑,但也没再多问,就拿着内裤走到水龙头前,紧接着我就听到清洗内裤的声音。

看着内裤重新晾到储物间,我心里像是一块大石头瞬间落了地。

害怕杨姨再问我什么,一整天我几乎都是闷在房里写作业,连午饭都没吃。

晚上吃饭的时候,杨姨做了一大桌子好菜,说我学习累,要给我补营养,我也不敢说话,只是低头吃饭。

吃完饭后,我就跑到院子里踢沙袋。

想着在饭桌上杨姨看我奇怪的眼神,正犹豫要不要跟她承认错误,门打开了,是刘芊芊。

她从来不来我家,我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上前一把挡住了她。

刘芊芊狠瞪了我一眼,一把甩开我的手,“让开,我要进去找杨姨。”

她的眼里满是怒火,我也瞬间明白了,她是要报仇的。

为了阻止事情的发生,我用力捂住刘芊芊的嘴,就把她连拖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