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两个奶头被老男人吸肿_真实乱爱故事-都市之至尊

两个奶头被老男人吸肿_真实乱爱故事|都市之至尊狂少

“强子,快点啊!”夏洁再次催促着,一只手已经朝那伸进去,想要零距离体会一下徐强本钱的感觉。

徐强颤颤巍巍的将手伸向洁嫂睡裙的下摆,就在刚刚把裙底撩到大腿根的时候,突然,门外厨房外传来了徐平的声音!

“老婆,你看到我的半袖衬衫了么?”随着徐平的问话,明显的听到徐平朝厨房走来的脚步声。

原本很平淡的音调,传入到徐强和夏洁的耳中,却如同炸雷一般,震得两人立刻从迷醉中惊醒过来。

徐强哆嗦着连忙把还没摸到正地方的手,从夏洁的领口里抽了回来,另一只手也同时将洁嫂的裙摆放下。

夏洁也好像触电一样,把小手从徐强的裤腿里收了回来。

“哪……哪一件!”夏洁连忙应了一声,整理衣服和头发。

然而,尴尬的一幕再次出现,徐强的裆部夸张的有反应着,厨房并不宽敞,这次,徐强可没办法躲在夏洁身后,让夏洁用身体帮他做掩饰了。

“洁嫂,我咋办?”徐强压低音量,一脸焦急。

“围裙……围裙!”夏洁急中生智,捡起地上的围裙,顺手挂在徐强的脖子上。

围裙的下摆刚好遮住了徐强的裆部,徐强也不敢系带子,就让围裙的下摆松散在身前,然后面朝水池,假装清洗餐具。

与此同时,徐平已经来到了厨房门口,拉开隔断门,看到正在洗东西的徐强,说了句:“哎呦,两位大厨都在啊!”徐平笑着看了看徐强,然后对夏洁说,“就是我今天穿的那件,刚经理打电话过来,让我去趟公司。”

徐强只是回头跟徐平笑了笑,没敢搭话。

夏洁略带慌张的说道:“啊,是那件啊,让我泡水里了,你再去找一件干净的穿吧。”

徐平用手梳理了一下夏洁黏在脸颊的一绺头发,说道:“天这么热,你们咋还把门给关上了呢?冷气都串不进来,看你脸都红成啥样了。”

夏洁知道自己为啥脸红,心虚的笑了笑,说道:“还……还好吧,这不是厨房做饭有声音怕打扰到你休息么。”

“我这雷打不动的睡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先忙吧,我赶紧去趟公司,晚饭就辛苦你们了。”徐平打了个招呼,换了衣服出门了。

被突然醒来的徐平惊到之后,夏洁和徐强都有些后怕,要是徐平醒来之后直接来到厨房,没有提前喊自己,那会是什么场面?

然而,当夏洁脑海中联想出徐平见到自己跟徐强缠绵的时候,有些后怕的同时竟然十分的兴奋,心头就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一样。

徐强尴尬的看着夏洁,问道:“洁嫂,平哥不会发现啥了吧?”

“当然不会,他发现的话还能那么淡定?别怕,我心里有数!”夏洁胸有成竹,妩媚的笑了笑,“徐平去公司,最快也要一个小时才能回来呢,要不咱们去你房间继续?”

徐强被说的又有些心痒痒,刚才虽然只是把手伸进去感受了下,可那感觉已经让徐强荷尔蒙喷发了。

正在犹豫的时候,徐强的手机突然响起微信视频的铃声。

徐强吓了一跳,连忙掏出手机看。

“林雪?”夏洁试探着问了一句。

徐强点了点头,说道:“嗯,我都忘了,上午约好这个时间跟她视频的。”

夏洁有些沮丧的笑了一下,但也没怎么表露,微微一笑,说道:“那你去忙吧,咱俩有的是机会,我也要做饭了。”

徐强跟夏洁提过跟林雪处对象的事情,因为两地分隔的缘故,每天都靠着视频聊天维系感情,而且每次聊天最少也要个把小时,夏洁也只好暂时强压下心里的渴望,放弃了继续撩拨徐强的想法。

夏洁回卧室换了底裤,收拢心思,才开始正儿八经的准备饭菜。

直到徐平回来,徐强才好说歹说的跟林雪挂断了视频聊天,夏洁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徐平招呼徐强赶紧上桌。

徐强来到餐厅,一脸的失落表情。

“强子,跟小雪闹别扭了?”徐平看到徐强情绪低落,给徐强倒了一杯冰啤酒,关心的问。

“没有,我俩离这么远,想找个吵架的借口都难。”徐强挤出一丝笑意。

夏洁接过话茬:“是因为找工作的事情吧?”

徐强点点头,跟林雪视频聊天,林雪从头到尾都在催促徐强赶紧找工作,赚了钱把林雪也接过来,弄得徐强心里很是郁闷。

夏洁想了想,说道:“强子,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工作吧?”

“你们公司都是女的,能给强子介绍啥工作?”徐平大咧咧说道。

“我又没说介绍强子到我们公司工作,我想让强子去乔薇薇那试试,前两天跟薇薇聊天,她还说她那缺人手呢。”

“真的啊?”听到洁嫂要给自己介绍工作,徐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端起酒杯,看向夏洁。

夏洁点点头:“嗯,我那个朋友是酒吧经理,她那酒吧缺个电脑技术员,我怕你这大学生看不上这样的工作,才一直没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过后就把你介绍给我那闺蜜认识下。”

徐强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洁嫂,可别笑话我了,我就一个大专毕业,只要能有个稳定的收入,我就满足了,啥时候能去上班啊?”徐强一脸的迫不及待,端着酒杯就要敬洁嫂一杯。

“你看把你急的,我这也有个好事要宣布呢!”徐平拦住徐强,“等我宣布完,咱们一起喝。”

徐强可不觉得有啥事儿比他找到工作更让自己高兴的,试探的问道:“哥,你升职了?”

徐平摇头:“那倒没有,后天我要去外地出差,谈一个大项目,如果成功了,能拿到不少提成!”

还没等徐强接话,夏洁已经是喜出望外,端起酒杯,看向徐强:“强子,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今天你们哥俩要好好喝一杯了。”

 文学

听洁嫂说话的时候,徐强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被一个白嫩的小脚丫剐蹭了几下,一阵快感传遍全身,才终于体会到洁嫂嘴里的好消息,到底意味着什么,觉得一阵口渴难耐,跟徐平碰了下杯子,一口干了。

趁着喝酒的时候,徐强把腿收到一边,脱离开洁嫂的小脚丫的挑逗,他可不想在饭桌上献丑,今天已经换了两条大裤衩了,要是再出现问题,连换的都没有了。

夏洁自然懂得适可而止,笑吟吟的又看了徐强一眼,并没有再做什么过多的动作。

酒过三巡之后,夏洁说要跟乔薇薇联系,落实一下徐强工作的事情,先回房间了,只剩下徐强和徐平俩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天南海北的,喝到都有点微醉,才都各自回了房间。

徐强猜想徐平回房间后一定又要跟洁嫂弄一次,但是徐强并没有打开监控软件偷看,洁嫂实在是太诱人了,徐强每次偷看监控都忍不住要自己来一两发释放一下才行。

徐平后天就要出差了,徐强可想着这两天忍一忍,养精蓄锐。

但是,已经习惯了睡前看一次实况直播的徐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上网搜索关于酒吧招聘的相关信息,看看在酒吧工作一个月能赚多少钱,长这么大,徐强只跟同学去过两次县里的量贩式KTV,从来都没去过酒吧。

在徐强的认知里,酒吧跟咖啡厅总是联系在一起,就是那种有歌手弹吉他唱歌,然后有睡不着的人来听歌喝酒,消磨长夜的地方。

然而,当徐强看到很多酒吧招聘服务生,底薪五千,提成过万的消息之后,不免联想到提成过万的服务行业,徐强的心里有些泛起了嘀咕。

越是联想那种行业,徐强浑身越觉着不自在,心中感慨,要是身边能有个女的该多好,只要能让自己释放一次就行,如果是洁嫂的话,那就更好了。

正在这时,徐强收到一条洁嫂的微信:“强子,睡了没?”

徐强微微一怔,这个时候,按照常理的话,洁嫂应该正跟徐平激战正酣啊,怎么会有功夫给他发微信呢?

犹豫了一下,徐强回答说:“还没有,洁嫂有事么?”。

“哦,那你来客厅一下,我想跟你聊聊找工作的事情。”洁嫂这次发来了语音,声音很低很魅,虽然是命令的口吻,却像是在对着枕边的情人撒娇一样。

徐强正好也有些事情想问问洁嫂,想都没想,就回了个“马上来!”,然后套了个大背心就出了卧室。

来到客厅之后,洁嫂一个人穿着薄薄粉色连体睡裙,斜躺在沙发上面,只开了暖色的氛围灯,在灯光的衬托下,眼前的洁嫂,让徐强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猛跳了几下。

“洁……洁嫂,是你的朋友已经同意让我过去上班了?”徐强控制着自己内心的兽性,走到洁嫂身边,低声问道。

夏洁缓缓坐起,上下打量几眼徐强,然后目光落在徐强的那个位置:“来,坐下再说。”

徐强并没有注意到洁嫂的目光,或者说,他只看了洁嫂一眼,就没再敢将目光落在洁嫂的脸上,他怕控制不住会一下把洁嫂推倒,听到洁嫂的话,蹑手蹑脚的坐到了沙发的边上,低着头。

“洁嫂,是你的朋友同意让我过去工作了?”徐强又问了一遍。

徐强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一阵芬芳扑鼻而来,夏洁灵动的从沙发另一边跃了过来,一把将徐强抱住,胸口的柔软,实实的压在了徐强的胳膊上。

徐强是只穿着跨栏背心,洁嫂的睡衣又很薄。

隔着薄薄的衣服,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洁嫂每一寸肌肤的轮廓!

徐强的喉咙剧烈的蠕动了一下,这种感受比白天的时候在厨房抱住洁嫂的时候还要舒服了几倍。

“洁……洁嫂,这样不行!”徐强压低声音,紧张兴奋极了,半推半就的说,“后天平哥就出差了,咱们再忍一忍!”

这样说完,徐强立刻有些后悔,万一洁嫂就此真松开手该咋办?正在徐强犹豫着要不要主动一些的时候,夏洁的声音伴随着阵阵热浪喷入徐强的耳中。

“强子,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答应你,徐平出差之后咱们可以正大光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现在,当嫂子求你了,快点给我一次吧,你看我现在都成啥样了?”

夏洁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贴在徐强身上不断扭动摩擦着。

徐强没想到洁嫂竟然会这么强烈。

感觉到徐强的手后,夏洁的身体猛烈的打了个颤,嘴里发出几声陶醉的声音,哼哼唧唧的说道:“强子,好强子,快救救我吧……求你了……”

徐强刚刚躺在床上的那时候,就在渴望着能够有个女人让自己释放一下,此刻竟然是洁嫂主动送上门来,哪里还能受得了这样,呼吸急促的说道:“好,我给你,我现在就给你!”

一边说着,徐强想要抱起洁嫂回自己房间,但是手却被洁嫂按住,幽怨的看了徐强一眼:“咱们就在这里!”

“在……在这?”徐强惊愕的看着洁嫂,“徐平哥就在隔壁睡觉呢!这要是被他发现了咱俩这样,那就麻烦了!”徐强对下午在厨房的事情依旧心有余悸。

“他睡熟了,这次绝对不会醒的!”夏洁搂住徐强的脖子,轻轻在徐强的唇边拨撩了一下,挑衅的问,“难道你怕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徐强哪里能认怂,并且,徐强一想到徐平就在隔壁,自己却跟洁嫂这样,心里没来由的兴奋到了极点。

一低头,将嘴巴印了上去,呜呜的说着:“你都不怕,我怕啥!”

洁嫂感觉到徐强的热烈,眼神变得迷离起来,两手一带,将徐强按倒在沙发上,上身压在徐强的胸膛上呢喃道:“强子,快点……”

徐强不顾墙那边徐平的阵阵鼾声,两只手抱住了洁嫂纤细的蛮腰:“咱们一定别弄出太大的声响了!”

夏洁迷离的眼中尽是贪婪的光彩,而且老公徐平就在隔壁,这感觉,几乎让夏洁快要疯狂,贴着徐强的耳朵轻声说道:“强子,你的本钱太足,我要是实在没忍住叫出来的话,你可要赶快捂住我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