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宝贝乖一点好大舒服bl_给中小学生开嫩苞

宝贝乖一点好大舒服bl_给中小学生开嫩苞

老人盘腿而坐闭上眼睛最终念念有词“女欢男爱,世间珍品,静气迎心,化作悸动,弹指之间,交合相庆……”

南威尊学学着老人的样子慢慢的调息身体经络,认真的听着师父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逐渐南威尊感觉自己的身体燥热不安,心里像是踹了一个小兔子似的咚咚直跳,下身也开始发热闷胀,他担心的问师父这是怎么回事,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他确实有慧根,已经进了正途。南威尊因此很是开心,更加认真的学习老人传授的心法。

五年对于一个年少的孩子来说是一个尤其漫长的岁月了,不过这五年里南威尊几乎每天都有新鲜的心跳感,因为他那年近百岁的师父几乎每天都给他讲授床上功夫,讲述这个世界的点点滴滴。每一件事在南威尊看来都是那么新鲜那么多情,每当他听到老师父描述当年他的风流韵事的时候,南威尊的心跳总是加快了好多倍。但是大多数时间南威尊还是努力练习老人传授的那套心法,每一次运功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内有一条小蛇在游走最后冲击到下身,而那兵器也越发的曾热。

南威尊曾经问过师父,自己现在能达到了多少级别。老人摇摇头说这个是不能确切的看出来的,因为功力的大小只有在实践中慢慢修炼才可以真正的发挥它的特长,最终达到炉火纯青的逍遥地步。南威尊一听实践两个字身体一阵的悸动。五年了,南威尊已经从一个懵懂的小子变成了一个俊美的少年,对于那男女之事的要求也越来越强烈,当然前世的他经历过很多但大多是痛苦的记忆,而且这些记忆已经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模糊了,南威尊一想到以后会尝试或者一兵器生存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这一天南威尊像往常一样出山打猎去,打了两个野味回山洞的路上经过一滩溪水时听到了悦耳的嬉戏声,他把野兔子别在了腰间,循着声音慢慢走过去,透过灌木冲南威尊差一点把腰中的兔子抖掉,他看到了五个女子不着一丝的在溪水里洗澡。

南威尊的心又开始动荡了,他的眼光慢慢的游离到那些女子的白皙的肌肤上,虽然离得远了一些,但多年练功的南威尊已经练就了一双良目,虽称不上火眼金睛但是也极具准确性了。五个女子手捧清澈的溪水向对方的身上撩去,水中粘到雪白肌肤在火热的眼光下显得闪闪发亮,如出水珍珠般妙不可言。南威尊看着几个女子绝对标准的线条,从上到下,虽然她们都是背对着自己,可南威尊还是音乐见到了那柔美的粉胸,甚至一个瞬间的转身他竟然看到了那两腿之前神秘的森林。

南威尊感觉身体汗涔涔的,裆下的兵器开始僵硬起来,南威尊觉得胀热难耐。

“呵呵小主子,看你还往哪跑?”几个女子嬉笑着把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围到了中间。

“你们这些小丫头,一出来就要造反是吧?看你们有什么本是抓住本小姐”女子说着一个猛子砸到了水底,消失不见了。

“小主子小主子,你到哪里去了!”

几个女子忽然一字排开的面对着自己,南威尊眼睛不由自主的游走在他们挺拔的小兔子上,那点点红星在阳光下明媚的颤动,南威尊一时觉得这是天女下凡了。就在他全神贯注欣赏的一瞬间忽然面前的溪水形成了一个漩涡,瞬间一个圣洁的胴体如美人腾雾般从水面上窜了出来,星光闪烁的呈现在南威尊的面前。

这次真的是面前!绝对的面前!每一处肌肤,每一处经典甚至每一根毛发,南威尊都看的清清楚楚,她的面庞如出水芙蓉,她的身段如玲珑的美玉,那两只垂在身前的玲珑剔透的兔子还有腹下娇艳的区域,南威尊感觉自己的血液瞬间冲到了头顶,兵器终于坚持不住最后的诱惑噗的一声,一股粘液冲出了体外。

那女孩笑语嫣然的脸庞瞬间冰冷大喊一声“谁在那?”

南威尊的头嗡了一声拔腿就跑,只听得那个女子在身后威严的叫喊道“我看到你了,死奴才,别跑,让我抓到你,非要你碎尸万段……”

南威尊一口气跑到了山洞口呼呼的喘着粗气,身体已经瘫软了下来,他激动万分高兴极了,这样的感觉他前世从来没有过,视觉享受和生理结合起来简直太美妙了,下身粘粘的,他知道这是射精了,预示着自己长大了呀,他拍拍身上的土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师父,于是南威尊带着无限的遐想走进了山洞。

南威尊满面红光的叙述者今日的所见所闻,言语之中多少有些对身体变化的骄傲,没想到的是师父不但没有夸奖他还把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老人说:“你怎会如此的没有出息呢,我告诉你,一个真正的高手是不会被一些简单的艳景随便的激动振奋的!最高的境界是你纵使在实践当中也可以护住心智,存有理智,不会迷了心神,而让那女人享受的无比了趣而对你的付出相当满意!你看你,见了几个娇影就找不到北了,这样在整个御林之中你将如何应对那骇人的风花雪夜呢!”

师父的话让南威尊沉思良久,他只顾自己对女男女之事的身体反应,而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在二十一世纪。在这个女尊男卑的天媛国里,真的应该如师父所说的不光修炼身体兵器还要修炼自己抗诱惑的安静心神,这样才能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啊!南威尊紧咬牙关决心一定要修成正果,他更加努力的练功,只把那套玉女神枪练得出神入化,只是从没有实践过,很难在突破自己了。

就在一日,正是五日期限的最后一天,虽然南威尊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但是老师父没有发话他是不敢轻举妄动的,而这五年来他无时无刻无铭记着爹娘惨死的场面,发誓定要报酬雪恨!

就在南威尊告诉师父要出去打猎庆祝一下今日的拜师五周年纪念日的时候,老人忽然一个起身单手把南威尊举了起来,另一只手托起了他的双腿,瞬间南威尊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怕飘荡在空中,两股热力从老人的手中渐渐传送到自己的身体里,而身体里的那条小蛇发狂一般的游走冲撞,南威尊无法忍受的大喊着“师父,你要干什么啊?”

老人没有理会南威尊撕心的呐喊,只是片刻老人终于放下了南威尊,落地的刹那间老人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一般倒了下去。

“师父!”南威尊赶忙把老人扶起来,感觉老人的身体软绵绵的惊讶的喊道“师父,你这是怎么了!”

老人缓缓的睁开眼睛说:“尊儿,为师知道大限已到,你我师徒一场,可把老朽埋在这山洞之中,便可离开了!”

“师父,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南威尊说着眼泪滚落下来了。

“为师已经把全身所有的功力都传授给你,要知道要突破五级你必须有真正的内力护体的,现在你有了为师一生的内力,可以放心修炼,能否成功还要看你的造化……”

“师父”南威尊哽咽说不出话来,却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还有一点,尊儿你要记着,天媛国的男子无权无势,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帮派,你尽量不要加入,虽然能保护自己但是里面尔虞我诈,你应付不过来的……”

 文学

“师父,你虽然接近天年,可是身体一向硬朗,今日为了徒儿……师父……”南威尊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老人勉强笑笑说:“傻孩子,你觉得为师老么?为师才不过四十而已,只是练的走火入魔毁了容貌,为师也已想开了来到这深山老林,咱们也是师父缘分,你记住如果遇到危险可以提沈玉成的名字,也许可免祸乱,但不到万不得已切忌提起,否则是有杀身之祸的……”

“师父,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玉本天成,绝技御林啊,哈哈哈……”老人笑着身体慢慢滑落,瞬间没有了呼吸。

“师父!”南威尊抱着老人痛苦一场,挖了一个坑把老人掩埋起来,然后重重的磕了四个头说:“师父,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把你接到城镇,给你盖一所最好的坟茔!”

南威尊陪伴了老人最后一天,他慢慢走出洞口,满山的暮色苍郁辽阔,他回头看看自己过了五年的山洞转过身顺着那林间小路走了下去。

南威尊走过那片溪水时,不经意又想起了那日几个胴体女子在溪水中嘻嘻的场景,心里一阵百爪挠心,他打定主意加快脚步一定要趁着天亮前走出这篇森里。一夜的奔波,南威尊终于到了一个镇子里,这个镇子似乎很大,但是因为天尚未亮,街道上没有一个人,他想找一个小店歇息一下忽然看到一个女子一身精装夜行衣匆匆的进了一个大庄园,在朦胧的夜光下,南威尊虽然没有看到那女子清晰的面庞但是以一个男人的直觉感到她一定会是一个绝色天香的美女,这样的一个女子趁着夜色到这陌生的庄园里干什么呢。南威尊怀着好奇心走到了庄园的后墙,凭着师父传授的功力,一窜就进了庄园。

庄园里的一切,竟让南威尊大跌眼镜,他才见识到什么是天媛国女子男人,这一切太令人震撼了……

南威尊偷偷的潜到了大殿门口,透过窗子看到了里面站着不下二十多个男子,个个面露惊恐之色,而且地上躺着三个不着一丝的人的男子,脸色苍白全身虚汗,赶紧有人拿上来三件衣服给他们披在了身上。几个像是头领的人急得团团转,只听得内间之内喊出了一个悦耳却威严的女子喊声“怎么样,三个人已经都趴下了,你们不是号称西南第一帮吗?就这两下本是么?如若不行老娘我可全身而退了,啊哈哈……”

“老四,这个女贵太厉害,我们真的对付不了啊!”

“不错,四哥,我就差点悔在她的手里呀”

披好衣服的两人心有余悸的说道,而另一个人已经晕倒被他们抬了进去。被叫做老四的人狠狠的剁了一脚说:“二哥,五弟你们都不成,我就更不行了,正赶上大哥不在,不然我们还有一丝希望啊,这下可怎么办,那位女贵要是传了出去或者报上了朝廷,我们五郎帮如何在西北一带混下去啊!”

“为今之计,我们千万不能让她走啊,帮中无人能满足她,拖住他一晚也许大哥回来就可以搞定了!”老二气喘吁吁的说道。

这时候那黑衣女子一面整理这衣服一面走了出来,眼中满是鄙视之色“这五郎帮原来就是这般的货色么,枉费本贵跑来这一趟了……”

屋里灯火通明,那女子的面庞清晰的刻印在南威尊的脑海里,南威尊咽了一口口水,女子也不过二十几岁,花一样的年龄,这等姿色简直堪比明星,南威尊暗暗恨了一声,竟然便宜了那三个男子,看着那花容月貌的女子,南威尊的心开始扑腾起来,忽然就羡慕刚刚被扔出来的三个男子。

老四赶忙迎了上去一躬到地说:“女贵前且在敝帮,等待我们帮主来回来一定让女贵满意!”

“本贵很忙,哪有那么多时间,我看你们这五郎帮就散了吧!”

哗啦啦所所有的男子全部跪倒,老四一抱拳低头说:“请女贵暂且等上一晚,我们大哥明天一定回来,给我们五郎帮一条活路吧!”

女子似乎想了想说:“好吧,就到明天我也不想白来一趟!”女子说着一抖袍袖转身回去了。

老四站起来擦了一身汗,老二拉住他说:“四弟,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啊,你怎么保证大哥能明天回来啊,要是不回来没有人对付了她,我们五郎帮就完了啊!”

“嘘,能拦一时就一时吧,现在就盼着大哥能回来,我们就在此守候,别让这位女贵离开了!”老四说着坐了下来,所有人也坐了下来,脸上之色甚是担忧。

南威尊暗叹一声这里的男子果真唯女子是从,没有一点男子的气概,刚才三个赤身躺在地上的男子,南威尊忽然想起了自己前世在床上羞愧绝望的样子,一时心情很是难过,他打定主意偷偷的转身从后院绕了进去慢慢的走到了那女子的窗前。

南威尊推了推窗子没有上锁,而且里面没有电灯,南威尊突然想进去哪怕教训一下这个狂傲的女子,虽然这是个女尊男卑的社会,但他还是觉得看着那些男子被如此的侮辱而心甘情愿,心里特别不爽,他打定了主意一个转身钻了进去。

房里不是他想象的漆黑一片,月色朦胧洒入,房间里摆设也算不错,南威尊没有多想直接走向了床铺,还没有到了近前,就听到一个女子冷声说道“原来你们五郎帮喜欢如窗而入,你就是五郎帮帮主么?”

南威尊心里一惊她竟然还没有睡,看来我的第一次真的要献给这个美女了,他想着笑道:“我只是一个无名小辈,前来伺候一下女贵,从窗户走是我的习惯,在黑暗中也是我的习惯!”

“习惯?哼哼,你是第一个敢跟我说有习惯的男子,你难道不怕我么?”

“为什么要怕?你享受的同时我也在享受,何况怕也会影响我的能力!”

女子忽然做了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南威尊,虽然有月光潜入但依旧看不清他的面庞,听声音很是年轻罢了!女子忽然笑了摆手说:“好吧,我倒要看看你的能力,上来伺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