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两男一女3p小黄经历_大叔约炮学妹结局

两男一女3p小黄经历_大叔约炮学妹结局

 高粱往前一凑,王银花往后面一躲,热热的气味打在脸上,全钻进鼻子里。

   “梁子,你那上面……还有那个。”

   高粱一看,真的上面还有两滴水珠子,湿湿的,要王银花用嘴,那不是连那个也喝进去了。

   “那算了,婶子,还是晚上去日你吧。”高粱笑呵呵。

   王银花被高粱一个日字说得咛了一声,催起高粱。

   “你快出去,等下别人来上厕所看见就遭殃了。”

   高粱笑嘻嘻的走出厕所门,心里想着今晚怎么去弄王银花,还没踏出两步,王蓉一下子从侧边冒出来。

   “高粱,你小子笑得贼,是不是偷摸哪个女人了?”

 文学


   “王蓉嫂子,我来上厕所,里面有人呢!”

   这个男人没日好的货,高粱心里慌落落的,王蓉是村里最喜欢说人长短的媳妇,什么风声都是先从她这里传大的。

   王蓉看厕所门是关着的,又盯了高粱一眼,“有人啊,那算了,我也是来上厕所。”

   高粱暗想好险,差点混不过去,要是真让王银花在里面含一口,舒服是舒服死,肯定会让这女人撞破。

   “那王蓉嫂子你等着,我在边上那个完了,先走了。”高粱怕再说下去露出什么马甲,先溜走才行。

   王蓉看到高粱灰溜溜的样子,冷笑一声,“个小犊子,王银花那骚女人都在里面待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

   晚上一群人挤到高驼子家看电影,坐在院子里头,王银花也被几个女人拉着,让高粱一直没机会。

   “快放啊,你小子快点啊!”男人们在下面催个不停,小年青才乐呵呵的把录像放出来。

   大挂幕上,两个外国人在屋里哇啦说个不停,没多久,这两个外国人就弄上了。

   “哎呀妈呀,这驴玩意啊!一上来就干叻。”

   底下不管男人女人一下咋呼开,电影里那两个外国人哼哼唧唧的开干。

   那男的驴大的东西不要命的朝里面捣鼓,女的叫撒疯了一样叫唤,那地方进进出出的特清楚。

   高粱也乐了,哪个断子绝孙的把这玩意放出来了,真要按这个搞法,还不要了女人的命。

   电影里面搞得正起劲,而且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都是不要命一样弄,那女的不停的又叫又闹,疯了一样。

   男人们眼珠子使劲盯着,喉咙发干,嘴里喘粗气,身边有女人的已经趁着黑把手伸进女人身上,到处是一片窸窸窣窣。

   “娘咧,哪有那么大个玩意啊!这要弄一弄,还不升天了!”

   女人们盯着洋玩意眼里冒光,浑身上下都是想要干那事的意思,这么大个东西看一眼都太难的了。

   王银花也是想去找高粱的,谁知道眼睛往电影上一挪,就挪不开了,那玩意,跟高粱的差不多。

   王银花迷迷糊糊的就把自己想成电影里那个洋女人,洋男人也换成高粱,照着电影上面干,她就和那女的一样,舒服死了。

   “银花婶子,你在这呀!”

   王银花身子一颤,看到高粱在身后,黑不溜秋也没人看见,身子使劲往高粱怀里凑。

   高粱手没闲着,朝王银花身上摸,越摸王银花越钻得厉害,就像高粱捉的大鲤鱼一样,扭来扭去。

   高粱知道王银花这是很想干那事了,也不耽误,抱起王银花的身子,摸着黑就往田间地头跑。

   离高驼子家远了,还能听到电影里女人的哼哼,找了个干草堆子,高粱踩上几脚,弄得不扎人了,才把王银花放下来。

   “银花婶子,就在这弄吧。”

   四周空荡荡的,王银花本能的有点紧张,“梁子,这大空地的,不好吧!”

   高粱拍了拍胸脯,“没事的,婶子,这里没人过来,刚刚电影里那两个人也不是在外面干,咱们试试!”

   最后这句话让王银花羞红了脸,腿间不由摩擦着,点了点头。

   “那好叻!”

   高粱从后面抱住王银花,一只手就摸王银花的前凸,一只手要摸王银花腿窝子。

   身子还没凉,王银花又被高粱摸热了,在高粱身上拱来拱去,像只虾子。

   高粱又撩开王银花的衣服,在上面弄了一阵,软软的,像棉花一样,又滑不留手。

   “银花婶子,这孩子以后有得喝!”高粱在上面尝两口,笑着打趣王银花。

   王银花正在兴头上,也不知道高粱说的什么,随便嗯嗯,抱着他的脑袋往身上揉。

   高粱见火候差不多了,顺手扒下王银花长裤,露出两条丰腴肉实的大白腿,中间被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地方鼓鼓的,跟个小山丘似的。

   看得高粱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咽了口唾沫,一把扯下王银花的黑色蕾丝内裤,挺着家伙就往里撞......

正到当口,高粱忽然想到了什么东西,在外围打着圈,嘿嘿笑道:

   “银花婶子,你和高老三到底是咋回事啊,他是不是像书上说得硬不起来,阳痿!”

   “没呢,他能弄,也硬得起来,我跟他弄过不少回,东西也弄肚子里了,就是怀不上。”

   高粱还指望王银花这俏媳妇是原装货,看来不是了,也好,大姑娘干起来这里叫痛那里喊痒,不像少妇,懂得配合,还能跟着你动,多大的劲都装得下。

   至于为啥怀不上,高粱也不是专业,知道男人不能让女人怀孕就是一个阳痿,其它的两眼一抹黑。

   高粱忽然抬起头,换手按在王银花婶子来回搓。“那高老三是怎么日你的,有没有这样。”

   王银花小脸一下通红。“梁子,你……你怎么这样问。”

   高粱的手搓的更快,王银花喘气喘得更快,嘴巴像只鲤鱼一样张开,摸了几次,高粱也知道这是王银花舒服劲上来的反应,手活的更厉害了。

   “婶子,你就跟我说说嘛?”高粱怪笑着,根本不让王银花歇气。

   “梁子,这样不好。”王银花张开鲤鱼嘴巴,头埋在高粱身上,呜咽一声。

   见王银花死活不开口,看来是吃硬不吃软,高粱把手一撤,王银花忽然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不自在。

   “婶子,你不说,我可不弄了。”

   高粱一本正经,王银花一下慌了神。“梁子,你……我……我说。”

   王银花就范,高粱嘿嘿一笑,朝王银花的腿窝子里使劲一按,把王银花整个人差点舒服的跳起来。

   “银花婶子,你就说吗?说了我给你使劲弄。”高粱隔着裤子在王银花腿里弄来弄去,王银花微微翘着脖子,闭着眼睛享受。

   “他就那样,要我张开腿……”王银花断断续续,一边想着跟高老三,一边享受高粱的手在下面活动。

   “朝我肚子上……朝我肚子上折腾,一下一下往里顶,顶着就越顶越快,然后就不动了。”

   这高老三就会中国大趴呀,也难怪,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老实人,连晚上放毛片也不出来看,能有那么多花样才怪。

   不老实,高老三也不会愿意媳妇找人借种了,倒是便宜了高粱。

   “银花婶子,那你啥感觉?”

   高粱追根刨底,觉得听王银花说高老三的时候有种特别的感觉,就是那种等下要好好把王银花日一下,让王银花也真正尝尝做女人的滋味。

   “我痒呗!”王银花渐渐放开了,越说还感觉越起劲。“朝里面顶一下痒一下,痒着也舒服!”

   “就没啥别的了?”高粱追着问,王银花也莫名其妙,她还真不知道有别的,每次趴完了高老三就睡。

   高粱知道,女人弄最舒服就是高朝,王银花这女人也可怜,连个高朝也没有,高粱觉得有必要好好弥补一下王银花。

   “这高老三真没出息,他一次能弄你多久?”

   “没几分钟呢,我就不明白了,电影里那样捣鼓,真能弄那么久?”

   高粱一听,乐了,王银花虽然是个少妇,实际上比个姑娘知道的多不了多少,今晚就好好弄一下这小少妇,不过先要自己爽一下,高粱对今天上午的事还念念不忘,总想着找王银花给含一下。

   “银花婶子,你也帮我吃两口好不?”

   “吃啥?”王银花还不明白高粱在说的什么?怎么弄到吃上面去了。

   “就是今天在高驼子家厕所里,你帮我含一下,吃一吃我的话儿。”高粱直起身子,手边摸王银花边说。

   “那怎么吃啊?”王银花迟疑了,却伸手去摸高粱的裤裆,放在手里实实在在的,都在手心里一跳一跳。

   高粱正想说往口里含着就好,一想到今晚大西欧里正有用嘴的,就对王银花说:“朝电影里那样吃。”

   说着高粱还把王银花按下去,把大玩意弄出来,腾的甩在王银花脸上。

   王银花看着狰狞的家伙出神,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高老三也有过要王银花用嘴含,王银花死活不肯,软绵绵的像条鼻涕虫,摸着都恶心。

   可高粱的不一样,粗壮有力,热气腾腾,好像王银花啃过的大骨头,不仅不恶心,好像还香喷喷的。

   “梁子,这么个大的东西,我……我吃不下。”

   王银花觉得嗓子有点痒,一想到把小高粱吞进去,这个长度都到下巴了,那还不把自己噎死。

   “银花婶子,你试试呗,书上说,女人的上下两张嘴一样大,上面的试过了,下面的才能弄,要没试过,万一弄不了,那不是老遭罪了,银花婶子你先试试用嘴能不能吃下去。”

   王银花将信将疑。“这样啊!”用手撸了两下,惹得高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然后慢慢的张大嘴含进去。

   高粱就像挤进一条两边是悬崖的小山道,山道里热乎乎的,美滋滋的。王银花一点一点往里咽,高粱整个人的魂都要被吸走了。

   慢慢的,王银花适应了,整根是吞不下,吞到一半就行,然后再放出来,又含进去。

   也不像嚼黄瓜,高粱的大东西在嘴里一下大一下小,甚至跳来跳去,大的时候好像要把人涨开了一样,咽在嘴里实在。

   吞着吞着,王银花还吞出了滋味,虽然不像真干事那么痒痒的舒服,可一口一个,真真切切的就像把人心填满了一样,有着满足。

   不仅吞来吞去,王银花还开始拿舌头搅和起来,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给高粱扫一遍,让高粱浑身打颤。

   “呜呜呜……”黑天黑地,哭声在原野里高粱听得很清楚。娘的,是胖子卫杨谷。

   下面王银花还特卖力,高粱马上就要到点了,按着王银花的头,猛的往里面使劲戳。

   王银花忽然软绵绵的倒地上,高粱吓了一大跳。

   “银花婶子,银花婶子你没事吧!”

   王银花眼都翻白了,好半天才喘回一口气,喉咙鼓囊咽下去嘴里的东西。

   “咳咳……梁子,要死了,你怎么那么猛呢,婶子都要被你弄死了。”王银花用力咳嗽几声,眼泪都流出来了,脸上煞白,就像死过去一回。

   “婶子,婶子对不住了,胖子估计被人欺负着,我急着去给他帮忙,又舍不得你。”

   高粱耸着脑袋,非常懊恼,要是真把王银花整死了,那可不得了,出人命呢!

   “梁子,你舍不得婶子也用不着这样啊!哎哟……这是要命啊!”

   王银花暗暗后怕,刚刚高粱那东西都要塞到她喉咙尖上了,整个人都没进出的气没了。

   高粱也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怎么就图了那一下舒服呢,这没出人命,王银花估计也怕了,再不跟他日了。

   “银花婶子,我下次保证再不这样了。”

   王银花倒是不恨高粱,毛头小子总有个没轻没重的,这次也是事情太突然,下次注意点就好。

   倒是王银花有点懊恼的是,刚刚高粱把东西都送她嘴里,被她咽了个干净,多可惜啊,这东西要是放肚子里,说不准就怀上了呢,都怪自己贪嘴。

   “梁子啊,下次可别在外面了,一惊一乍的吓死人了。”王银花还是觉得今天地方没选好,要是在家,门一关,谁也吵不到。

   听王银花的意思,以后还要找自己借种呢,高粱心慢慢的得意。

   “行,下次在屋里,我肯定注意,不会弄到婶子了。婶子,我扶你回去。胖子估计被人欺负了,我得去帮他。”

   送走王银花,高粱飞快的朝村里跑,卫杨谷胖墩墩憨憨的样子,打小就让人欺负,要不是高粱帮着,光吃亏都撑死了。

   “狗日的,谁他娘动的胖子。”

   高粱赤手空拳,卫杨谷一副老天爷显灵的模样,扭着胖大的身子,一溜烟跑到高粱身后躲着。

   “粱哥,王八……王八被他们抢走了。”

   卫杨谷下午掌完勺,喝了点小酒有点上头,跟着一帮厨师帮闲吹牛。蛇皮袋子一拉开,两只三斤多重的王八壳子把一帮人眼珠子都看直了,好家伙,这要熬汤喝了,立马扬眉吐气,日的媳妇下不了床。

   当场就有几个男人跟卫杨谷讨要,卫杨谷是肯定不给的,看着这些男人心痒痒,卫杨谷越得意,顺嘴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掏出来。

   没一会儿,这事就传开了。

   卫杨谷不给,老实巴交的农村男人也就不强求,大不了继续焉下去,反正在媳妇面前抬不了头也不是头一回。

   村里几个二流子就眼红了,平时偷鸡摸狗,这上千块钱的东西,哪有不动歪心思的。

   以高阳村的二浑子为头,加上邻村的几个地痞,拉住胖子,硬说胖子的大王八是偷得,让胖子把王八交公。

   交公当然是屁话,二浑子当然是想把胖子的王八给吞了,胖子虽然怕二浑子,也不愿意给,被二浑子几个人揍了一顿,高粱到场的时候王八已经被二浑子抢走了。

   “二浑子,你小子皮痒痒了是吧!”高粱鼓起大眼瞪着二浑子,让二浑子心里打突。

   胖子卫杨谷是被欺负长大的,高粱就是欺负人长大的,虽然是没有卫杨谷那么大块头,也不显山不露水。

   那是高粱把劲留在手脚上,身板硬扎,脱了身上衣,一发力,肌肉鼓得像小山包。

>>>>本文《明5月几时有》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