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我12岁下面总想被填满 文字描述爱爱过程(乡村小

我12岁下面总想被填满 文字描述爱爱过程(乡村小庄农)

是城镇户口吗?”

     “我不是。”

     “那你有钱吗?”

     “有,我全身十二块四毛八,都可以给你!小花,我对你的感情天地可鉴,你跟我处对象吧!”

     “滚!牛大猛,你有多远滚多远,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还有,以后别再来骚扰我,否则的话,我就告诉张哥,让他来收拾你。”

     王小花一脸鄙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甩了甩烫成波浪状的卷发,然后云淡风轻地走了,只留下愣在原地表情苦涩的牛大猛。

     作为南田村庄稼活最出色的后生,牛大猛并不是没人喜欢,起码村口好几个嫁人的村嫂,每次看到牛大猛的时候,都会似有意无意地露出羞涩的表情。

     他今天跟王小花告白失败,想到立刻会成为全村人的笑柄,一脸郁闷的踢着脚下杂草,就在这时,泼皮张追了过来。

     “小子,听说你跟王小花告白了?胆子挺肥的啊。”

     泼皮张是镇上的无业游民,常年来都游手好闲,不过他长得威猛,整个镇子都不愿意得罪这样的无赖,所以他每月都能收到各种名义保护费,而跟在他身后的马仔也越来越多。

     这家伙也喜欢王小花。

     牛大猛其实并不怕泼皮张,可看到他身后那十来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心里还是有点发怵的。

     “你们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是教教你怎么做人,有些女人不是你这样的癞蛤蟆可以想的。”

     泼皮张盯着牛大猛,就像村口的毒蛇一样。

     牛大猛哪还不知道这家伙想揍他,立刻大叫了一声,甩开了腿,往村口跑去,泼皮张这些年在村里积威很深,村里也没人会来帮他,不如躲到田里去,等他们散了再回来。

 文学


     跑啊跑啊!

     很快就出了村子,看到身后的泼皮张越来越远,他心里微微有些得意,论跑步功夫,在村里还没有人能比得上他。

     村里的田就像是豆腐块,这是牛村长要求的,说是现在要加强绿色环保意识,可这样一整,大家的田都差不多,再加上大家种得都是高粱地,一大片的高粱芦苇遮住了视线,左右看了几眼,他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唔……”

     高粱地里传来一阵压抑低沉的女人痛苦声。

     咦?有状况?

     难道是有人在这里打劫?

     牛大猛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发现,这里确实很偏僻,如果在这里谋财害命的话,很难被发现。

     不过今天撞到了我牛大猛的手里,我可是见义勇为的大好青年啊!

     牛大猛悄悄潜了过去,接下来的一幕却闪瞎了他的眼。

     一个女人,横陈在高粱地里,跟个男人搂抱纠缠在一起。

     牛大猛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立刻便觉得口干舌燥,小腹燥热了起来。

     “啊!还要,牛哥,咯咯……你真威猛!”

     那女人尖叫着,时而哭,时而笑,在牛大猛的眼里就跟个疯婆子一样,不过当她看清楚了女人的脸,居然是村里江叔的老婆,江嫂。

     江叔在城里打工,小孩也去县里读书了,村里只有江嫂一个人管着她那一亩三分田,老实说,江嫂三十来岁,一张瓜子脸,却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平时打扮的花枝招展,总喜欢扭着她那小蛮腰,在村口给牛大猛抛媚眼,没想到她的身材竟然这么有料。

     “你老公厉害,还是我厉害?”

     “唔!你最厉害,快点!”

     听到两人不断地吐着荤段子,牛大猛忍不住吞了个唾沫,心里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这个人竟然不是江叔?那江嫂在偷情了,这奸夫又是谁?

     不行!

     江叔虽然在城里打工,但他对牛大猛确实不错,每次从城里回来,都会给大猛带一些零食,还会教他一些种庄稼的技巧。

     现在江嫂居然有奸夫,那无论如何都要揭发了!

     就在这时,骑在江嫂身上爽歪歪的男人转过脸来,一看,牛大猛差点吓了个半死,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牛村长。

     在村里,牛村长可是说一不二的强势人物,不仅管着村里的生计,就连村里那几十亩优质的水田都是他负责分配的。

     年前牛大猛给牛村长打过报告,想要批几亩水田,还被牛村长各种嘲讽,现在既然落在他的手里,那就不好意思了!

     牛大猛嘿嘿一笑,立刻掏出了手机,却发现手机并不是智能型,并没有拍照功能,想了想,他决定吓一吓牛村长。

     “咔……咔……”

     嘴里发出拍照时的声音,牛大猛迎了上去,“哈哈,村长大人,这下被我抓到证据了吧!”

     牛村长正到关键时刻,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吓得差点阳痿,转身一看,竟然是村里的牛大猛,又看了他手上拿着手机,立刻从江嫂的身上起来。

     牛大猛用余光扫了一眼,江嫂此刻一片狼藉,男人看了,荷尔蒙只怕会立刻上涌。

     “大猛!有什么事,一切都好说。”

     牛村长换了个脸色,干笑地看着牛大猛,表情微微有些尴尬地说道。

     江嫂这个时候也穿好了衣服,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往常的风骚劲完全消失了,反而有种楚楚可怜的动人滋味。

     “村长大人,想这件事不被人知道,你知道该怎么做?”

     牛大猛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一直以来,他很敬重江叔,但江嫂这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江叔说,在村里,这可是臭名远扬的坏事。

     牛村长点了点头,“以后……以后我都不找江嫂整这件事了!还请大猛兄弟放过我。”

     “嗯!”

     牛大猛也有息事宁人的想法,点了点头,“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是再被我发现,我就去告诉江叔!”

     江叔在村里很有威望,牛村长听了,脸色数变,最后点了点头,像死了老爹一样说道:“那大猛兄弟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

     牛大猛想起他那批田的条子还没个下文,问道:“还有件事情,村长大人没忘了吧?我年前给你递过批田的条子,怎么也没见回复?”

     “啊?有这回事?没问题,大猛兄弟,回去我就给你把条子批了!”

     如今被人拿了证据,牛村长也没有任何办法,不过当他看到牛大猛没有丝毫防备的样子,眼里的凶光一闪。

     “砰!”

     牛大猛只觉得头上一股巨力传来,转眼看着一脸狞笑的牛村长,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块石砖,接着他双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自动检测宿主,绑定中……”

     牛大猛做了一个梦,梦里千奇百怪,什么都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猛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响。

     宿主?绑定?这是什么鬼?

     牛大猛挣扎着醒了过来,头痛欲裂。

     “绑定成功,宿主认证中……”

     牛大猛这才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脑子里实实在在多了个什么东西,认真一看,才发现多了一个类似于平板手机的屏幕。

     “宿主:牛大猛,职业:农民,年龄:18岁,技能:种田,当前:一事无成!”

     “开启系统中!”

     “叮……系统已经开启!”

     牛大猛眼前一花,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独立的空间里,一个巨大的屏幕就摆放在中央的位置。

     “兑换区!”

     牛大猛发现自己只能打开这个,再进去一看,里面只有一个催熟系统,不过好像需要什么晶卡兑换的。

     不过牛大猛仔细地看了催熟系统的能力表,一个季节的稻谷居然只需要一个星期就能成熟收割。

     这也太逆天了吧!

     不过这玩意需要晶卡兑换,晶卡又是什么鬼?

     系统立刻给出了解释,晶卡是一种兑换币,宿主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来获取晶卡。

     牛大猛眼睛越来越亮,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啊!

     在上高中的时候,牛大猛可是没少看一些网络小说,总觉得这些东西只是凭空想象的,离自己太遥远,没想到自己被牛村长一砸,居然砸出了个金手指。

     “任务一,隔壁阿清的内衣!”

     “获取隔壁阿清的内衣,注意,必须要阿清自己主动的给你,否则视为无效,任务完成后可获取三个晶卡。”

     牛大猛脸上布满了黑线。

     阿清是个寡妇,在村里过得很低调,对牛大猛确实不错,每次牛大猛饿肚子的时候,阿清都会做上一桌好吃的,然后叫上牛大猛。

     老实说,牛大猛在心里,把阿清嫂子当成了亲姐姐一般的存在。

     不过想起那催熟系统,牛大猛心头却是一片火热,想想看,七天就能熟透一季稻谷,那我不断地收割,一年的收成可是别人的几十倍了!

     长此以往,牛大猛坚信自己能够发家致富,从此走向人生巅峰,到时候看那个王小花还不跪求交往?

     还有牛村长居然敢偷袭他,这个梁子结下了,他无论如何都要还回去。

     回到村里,大老远的就看到江嫂又在那里卖弄风骚,她那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就像是个勾人心魄的钩子,很多男人都纷纷露出色魂授予的表情。

     不过江嫂看到牛大猛后,脸色大变,匆匆地跑了,看她所走的方向,应该是去给牛村长通风报信了!

     牛大猛也不多说,回到了家徒四壁的家里,躺在摇摇晃晃的床板上,盯着天花板,想着该怎么完成计划。

     “大猛,在家吗?”

     寡妇阿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她的声音听起来柔柔弱弱的,有股沁人心脾的芬香感,或许是想起了接下来的任务,牛大猛的脸没来由地一红。

     “嫂子,我在呢!啥子事?”

     阿清推门走了进来,老实说,阿清的打扮虽然没有江嫂那么风骚,但却总习惯穿一件洁白的衬衫,若隐若现,她长相属于很甜美的那种,有种江南女子独有的温柔味道。

     阿清平时看起来很柔弱,而且为人也很好,这让牛大猛莫名其妙地总有种负罪感,不过一想起那催熟系统,他又将这种负罪感抛诸脑后了。

     事实上,今天无论是泼皮张,还是牛村长,都让他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必须要让自己足够强大,否则就会被人踩在泥里,他发现自己现在太弱了,谁都可以捏一捏。

     “大猛,去我那边坐坐吧!”

     阿清低着头,俏脸微红地说道。

     平时牛大猛大大咧咧地,并没有发现阿清的这个表情,今天一看,心里立刻起了异样的心思,难道阿清对我有意思?

     “好……好啊!”

     不知为何,牛大猛的脑子里浮现出江嫂在田里的样子,一阵口干舌燥起来,也不知道阿清是不是也那么漂亮?

     阿清额前的发丝挡住了她的半张俏脸,不过听到牛大猛答应了,她双目亮晶晶的,像是得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笑起来迷人极了。

     牛大猛从来没见过阿清这个样子,一时竟看呆了眼。

     寡妇阿清在村里,是很多村民嘴里意会的对象,自古寡妇门前是非多,不过因为阿清洁身自好,所有村民们就习惯拿阿清开玩笑,各种各样的荤段子的女主角永远都是阿清。

     平时牛大猛听得多了,也不当一回事,可今天心里总有一股邪火,尤其是看到她的翘臀,以及盈盈一握的腰肢,这种情绪立刻爆发了。

     “嫂子……我!我……”

     牛大猛握住了阿清的手,她的手摸起来很软很舒服,冰冰凉凉的。

     寡妇阿清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不过她俏脸上闪过一丝羞意,并没有把手抽回来,没有丝毫拒绝牛大猛的意思。

     “嫂子,有……有件事……可以求你吗?”

     “嗯!”

     寡妇阿清低着头,声如蚊呐地点了点头,俏脸更红了,呼吸也愈发的急促,她的半个身子几乎挨着牛大猛,一股股销魂的感觉在牛大猛的心里滋生。

     牛大猛看到寡妇阿清这个秀色可餐的表情,想起村口经常有人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还真有几分道理啊!

     “嫂子,可……可以送我一件你的内衣吗?”

     牛大猛挠了挠头,有些抓瞎地道,寡妇阿清在他心里,跟亲姐姐一样,对自己亲姐姐说这种无耻的话,牛大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寡妇阿清惊诧地看着牛大猛,脸上的潮红退了一大半,把手抽了回去,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看了。

     牛大猛心一惊,这是嫂子发火的征兆,看来刚才他说的太露骨,所以惹恼了阿清嫂子,这可怎么办啊?

     “知道了!”

     良久,阿清幽怨地看了牛大猛一眼,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俏脸又红了,跺了跺脚,然后转身跑出了房间。

>>>>本文《乡6村小庄农》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