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非法同居)变换各种地点的纯肉bg 男人叉的是女人

(非法同居)变换各种地点的纯肉bg 男人叉的是女人的哪点

苏春儿负气说:“有什么不好的,他都把我输给你了,你以为他在乎我?他在乎的只是面子而已。”

    我从苏春儿的语气里听出了很浓郁的怨气,很显然她言不由衷,她是希望胡汉升在乎她的,可又无能为力,只好想办法发泄,而我,就是她的出气筒。

    想通这一点后,我自觉不是一个很有节操的人,所以很不要脸的试探着问她说:“那……春……春儿,我能摸一下你吗?”

    “你……你想摸哪儿?”苏春儿脸都红了。

    显然,她并不是一个很开放的女人,只是她心里实在积蓄了太多怨气,所以变得无所谓。

    我也不说话,眼睛往她的高耸上看。

 文学


    苏春儿拿铲的手一软,声音小小的跟我说:“那你轻点。”

    我手有些哆嗦的顺了上去,触碰到的瞬间,那柔软的触感让我热血沸腾,而苏春儿,脸红艳得似要溢出水来。

    我贴在她的后背上,隔着衣服享受,下身也自然的贴了上去。

    我能感觉到苏春儿的身体在颤抖,她似乎站不稳了,紧紧的贴靠在我怀里,声若蚊吟的跟我说:“你能不能別靠那么近?我说让你摸,可没说跟你做。你那太吓人了,我害怕。”说是那么说,她的臀却在往后挺。

    我说:“放心,我就靠一下。你不答应,我肯定不会碰你的。”

    话是这么说了,可我的手已经不满足在外面溜达,从她衫下伸进去,抓住那饱胀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也有了反应,于是嘴贴在她耳边说:“你今天真的没穿内内上班呀?那现在是不是还空着?”

    说话时我的手挤进了她的裙腰。

    似乎在配合我,她缩了下肚子,我心里暗笑,却又拿出来了。

    “你干嘛?”

    她侧头问我,眼睛都眯起来了,显然很享受。

    我说:“这样我怕你难受,从裙底来不是更方便吗?你还没答我有没有穿呢!”

    “你摸一下不就知道了。”苏春儿呼出来的气都是热的。

    我嘿嘿一笑,知道她其实对我是完全开放的了,于是不再克制。

        可能是我这头一遭碰到苏春儿,有点太过于紧张,有点忘乎所以,手一个用力,苏春儿羞羞地‘哎呀’叫了一声,铲子掉落在地板上。
我的手往下一探,顿时摸到一片柔软。

MD,这小妖精底下果然什么都没穿,我手指都进去了,我能感觉到她一缩。

想到她空了一天,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看到,我一下子醋意上涌,弄得她软我怀里,站都站不住,夹住我的手说:“你轻点,我还要炒菜呢!”

我说:“別炒了,我吃你就够了。”然后上下夹击。

她气喘吁吁的,嗔我说:“你不吃我也要吃啊!”

我说:“呆会儿我请你吃冰棒。”

苏春儿吃吃笑道:“冰棒不填肚。”

我哪还有心思跟她聊骚呀,喘着粗气跟她说:“那你炒吧,我不弄了 我现在就想看你,可以吗?”

说着我都不等她回应,直接放手,蹲下把她裙子掀起来了。

“呀!你干嘛呀?你看归看,可不要再进去了。”

苏春儿一点阻止我的意思都没有,果然继续炒她的菜,由得我在她背后折腾。

我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翘臀直咽口水,这可太肥了,难怪我一摸她就这样了。像她这样的女人,弄一晚只怕板床都能变水床。

我把她掰开了,她还撅起配合我。

原想直接出手的,想到她喜欢聊骚,于是我问她说:“春儿,我能嗅一下你什么味吗?”

“啊!不要,我刚上过厕所。”

我嘿嘿笑道:“那不是更美吗?”说着我鼻子凑上去深深一嗅,瞬间芳香扑鼻,带着股怪味儿。

我忍不住了,偷偷伸出了舌头……

“啊!”苏春儿一缩,像不要钱似的漏了好多出来,挪臀躲我说:“不要!你在干嘛?脏不脏啊你!”

我唔唔说道:“不脏,只要是你的都不脏。”

我见她都成那样了,哪还忍得了,也不想她难受。见她一直都没有回头,我就站起悄悄把自己掏了出来。

那哥们给饿的,直朝苏春儿点头致谢。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往下瞄准的就狠狠的的一挺……

可能是我太紧张了,这一下居然撞歪了,啪一下吓得苏春儿铲子都掉地上了。

她回头一看,见我咝咝抽着凉气,低头看那都有点颓了。

还以为她会生气,结果她只是白我一眼说:“德性。活该,好好的不行,非要偷着来。都叫你不要弄了,你就是不听,是不是欠骂呀?我看看哪受伤了。”

她说着蹲下来翻看,我低头瞧进她领口里,再看她嫣红娇嫩的小嘴儿,顿时就不行了,滋滋全弄她身上了,沿着脖子滑到里头去。

苏春儿口瞪目呆的,突然咯咯笑个没完:“我说韩潇,瞅你那没出息样儿,我才刚抓住你就把持不住了,难道你从来没碰过女人不成。”

被苏春儿这么一嘲笑,我这男人颜面有点挂不住,嘴硬说:“谁……谁没碰过女人了,我是一直都没有找到你这样的,太激动了!”

苏春儿投来惊讶和怜惜的眼神,似乎要把我吃掉,她那俩魔爪立马紧紧搂住我的腰,慢慢往上爬,爬到我肩上,然后狠狠搂住我的脖子,香吻落下来。

我的脑子立马懵逼,无数个星星在眼前飞转:“哦,我地乖乖,这也太刺激了,这是要成的节奏!”

我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刚刚才完,裤裆又止不住地往上高抬。

苏春儿感觉到了,细声细语地调戏我:“韩哥,好玩吗?”

我哆哆嗦嗦地手不知放哪为妙:“好,好,甚好!”

“肾好啊?那我帮你看看你的肾哪里好,嘿嘿。”苏春儿妖媚地笑笑。

这还没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苏春儿俩魔爪又慢慢换了轨道,向我下方开去,行驶到我裤裆的时候,突然一个急刹车来了个猴子偷桃。

我还没反应过来,哎呀我的娘内,这感觉也太,也太美妙了,要飞上天做神仙了。

这还不算完,苏春儿还是不过瘾,随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乾坤大挪移似抚摸,我快要暴毙而亡了,她倒是玩得津津有味。

“嗯?什么味道?韩哥,你放屁了?”苏春儿微微嗅了嗅捂着鼻子好奇地问。

“没……没有啊,我怎敢在女神面前放屁啊?”我有点尴尬。

我俩回头再一看,大事不好,净顾着办事了,忘了锅里还炒着菜,火光四溅,我和苏春儿忙狗爬着起身灭火。

我俩正欲火燃烧,这倒好,被真火给硬生生叫停了。

我立马起身打开油烟机吸黑烟,再瞄瞄那焦糊的锅,满是狼藉的厨房战场,灭火器喷出的粉末到处都是,我一脸无奈耷拉个脑袋说:“得了,看来今儿咱俩在家吃不成饭了,春儿,走,哥带你出去吃大餐。”

“不用,还可以在家吃的,刷刷锅底,收拾收拾重做不就完了。”苏春儿脸上不知啥时候沾上了黑灰,还不时地往脸上摸,越抹越黑,跟小猫似的。

我用手爱抚地擦去苏春儿脸上的黑灰,指着锅底那个大窟窿调侃:“你看这锅底都啥熊样了,成大漏勺了,没事儿,明儿哥再买个结实的给你做菜。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儿了,今儿哥请你吃顿大的,别不好意思。”

“我怕你太破费了。”苏春儿漏出为难的神色。

“我既然能借胡汉升二十多万,一顿饭钱小CASE,毛毛雨而已。”我用港腔自豪回应。

一提到胡汉升,苏春儿的表情一秒僵硬:“那好,我也不挑剔了,咱们走吧。”

说罢,苏春儿回屋换身新衬衣和短裙,乐呵呵跟我出门。

出了门,我心里嘀咕,马上就要得逞,看到更深层次的春色,这架势倒好全泡汤了,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让俺再碰她。

这个晚上我俩尽情地胡吃海喝,推杯换盏。

虽然我和春儿今儿还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心想这肯定是个极好的开端,以至于我越喝越嗨,越喝越高,一身火热。

到最后喝得舌头打瓢,话说不利索,身体摇摇晃晃,眼前也模糊不清,也不晓得春儿是怎么把我弄回家去的。

翌日。

我迷迷糊糊地被苏春儿的嫩手拍醒。

“嗯?”

我睡眼惺忪,脑子里混浆浆的直迷糊,晃晃悠悠忙起身,左顾右盼,定睛一看,俩高耸驼峰抖动,凹陷的沟壑尽收眼底,看来,她喊了我半天,苏春儿实在叫不醒我,只有出狠手给我来了一下子。

“该起床上班了,韩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这成天不干好事儿,昨天我也喝高了,硬把你拖回来的,还吐了我满身,你说,我是不是该向你索要精神损失费呢。看来今儿咱俩都要上班迟到了。”

苏春儿扯着我的头发丝,越来越撩人。

别说是精神损失费,就是要身体作为赔偿更好。

“没事,老子迟到是常事儿,这都不算什么,没人敢拿我怎么着。”我侧过身蒙头就睡。

“哼!瞅把你能耐的。那我就先不管你了,我可要先走了,我老板可不像你老板那么宰相肚里能撑船,再晚真来不及了要挨扁。韩哥,有啥事儿咱晚上再唠。”


>>>>本文《非法0同居》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