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美女被操 宝贝乖一点好大舒服bl_(肉h文)

美女被操 宝贝乖一点好大舒服bl_(肉h文)

这刺客显然已经是被刘清的那声轻佻的吞口水给刺激到了,一上来,手中的小刀就疯狂的来回挥舞着。

刘清眉头微跳,本来若是对方中规中矩的出招,刘清可以保证自己能够在一分钟内擒下已经乱了阵脚的对方。

可是这种毫无规则,犹如普通人打架一般的胡乱出招,反而是让刘清无法预测对方的下一次动作。

所以此刻看起来,就犹如刘清被碾压了一般,只能够在这狭小的房间辗转腾挪,根本没办法出手。

这一会的时间,刘清的衣服上,已经是出现了三道划痕!

“不行,再这样下去指不定要被这个疯女人给砍死!”

刘清咬了咬牙,眼睛不停的在这个房间里胡乱的扫视着。

有了!

刘清眼睛一亮,他看到了那两把刚刚被甩到墙上的小刀!

看到小刀的一刹那,刘清的嘴角掀起了一道笑意,他轻笑了一声,此刻已经是靠在墙上的刘清脚下对着墙用力的蹬了一脚。

砰!

到底是木板墙,这一脚,直接是发出了十分响彻的声响。

那个刺客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刘清已经是朝着对面的墙上奔了过去!

刚一到达,刘清不敢犹豫,直接是一手一把刀把,试图将刀拿下来。

以刘清实力上的碾压,只要能够成功将刀拿下来,那么刘清今天就赢定了!

只不过,让刘清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原本就脆弱得跟一个塑料板一样的木板墙,今天却是像被加固了一般,牢牢的把插入了其内的小刀给卡住了!

不是吧?

刘清嘴角微微抽了抽。

也就是在此刻,那个刺客已经是冲到了刘清的身后。

刘清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腰部已经是如同条件反射一般的传来那种颤栗的感觉了。

拼了!

刘清咬了咬牙,身形原地回转,与那个此刻完全面对面了。

而后,刘清一伸手,左手起柔式,盘着刺客的脖颈,而后右手以环绕,环住了对方的腰部,而后身形一转,直接是将这此刻给压在了墙上!

压到墙上的一瞬间,那个此刻持刀的右手立马是直直的刺了过来。

“哼!”

刘清冷哼了一声,堪堪捏住了对方的手臂。

而那小刀也已经是抵在了刘清的腰部,若是再进一步,恐怕立马就能够见血了!

还好,刘清只是一只手挡刀,另一只手还是牢牢的卡住对方的脖颈的。

“你……”

那女刺客用力的挣扎了一下,不过显然她那只学暗杀的力度是没有办法与练了十几年功夫的刘清比的。

此刻已经是败势已定了!

刘清一笑,脸庞瞬间贴了过去,鼻息直接是呼到了对方的脸上。

感受着刘清的鼻息,那个刺客原本就已经微红的面庞瞬间变得犹如一个红苹果一般。

原本就是一个高冷的面庞,加上此刻那羞红的面貌,倒是有一种别样的风味。

刘清默默的吞了口唾沫,然后轻声开口道:“老实交代,谁派你来的?”

“哼!”

那个此刻冷哼了一声,直接是偏过了头去。

 文学

见状,刘清轻笑了一声,捏着对方脖子的手瞬间松弛,而后直直的向着那被自己仅仅捏着的手臂抓了过去。

空手夺刀!

刘清的计划果然是成功了,就在对方分神的一刹那,成功的将刀给夺到了自己手中。

感觉手上一空,那个刺客一愣,而后猛然正过头来:“你……嗯!”

原本她正要说话的嘴,却是被刘清猛然的用自己的嘴唇给堵住了。

一瞬间,这刺客便直接是慌了神,按理说,这种时刻,她应该反抗的才是,只是那已经再次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冰凉,让她连基本的摇头的都无法做到。

半晌,刘清才是再次抬起了头:“现在,告诉我你是哪个组织的,谁派你来的?”

看着刘清那微微眯起的双眼,这刺客正要大声警告,却是感觉到那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更加贴紧了自己的脖子。

“快说,别反抗。”

刘清轻笑了一声,说着,头部轻轻向前探了一下。

显然是刚刚那一下让这刺客有了警觉,几乎就在刘清头向前一探的刹那,她直接开口说道:“暗侍!”

“暗侍?是什么?杀手组织?”

刘清一愣,皱着眉头问道。

闻言,那个刺客明显鄙视的看了刘清一眼,然后冷声道:“哼,我都是暗侍里面的人,你觉得暗侍是什么样的组织?”

听着这刺客的话语,刘清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谁派你来的?或者说,你的雇主是谁?”

虽然没有与外面的世界接触过多,但是对于这些东西,刘清还是多少了解一点的。

闻言,那个刺客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衡量什么东西。

半晌,她才是缓声说道:“我是和队长接下的任务,具体的任务发布人,不会告诉我的。”

刘清轻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头部猛然往前一探,两人鼻尖直接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同时,他手上的小刀再次贴紧了一些。

感受着脖子上那冰凉的触感,那刺客微微一愣,然后吞了口唾沫。

“别指望我会怜香惜玉,不老老实实的告诉我的话,我们就可以商量下你要不要请我给你找一块风水宝地了。”

刘清看着对方的眼睛,冷声说道。

虽说对方确实长相不错,但是毕竟刚刚二人还是在生死相搏,刘清还不至于被美色迷昏了头脑。

听着刘清的语气,以及刘清那渐渐阴冷的表情,一滴滴冷汗从这刺客的头上缓缓的冒了出来。

静谧。

空气再次陷入了沉寂,只有两人缓缓的呼吸声在空中飘散。

“最后五分钟,若是还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半晌,见对方迟迟没有开口的预兆,刘清沉沉的出了一口气,缓声说道。

说着,刘清手中的小刀已经是开始在这刺客的脖颈之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虽说是浅浅的血痕,但是那种微微的刺痛感,却是让这刺客不得不面对现实!

或许是刘清给出的五分钟时限,暂时让空气中那一触即发的气氛缓和了一下。

不过,时间总是会在人们最集中精力的时候,飞快流逝。

若是换了一般人,或许对于五分钟的概念不会很清楚,但是对于刘清这个常年生活在山里的人来说,时间概念可以说是非常清晰的。

“还有十秒钟。”

原本正在沉思着什么东西的这个刺客,直接是被刘清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招呼给打乱了思维。

“这么快?!”

她微微一愣,刚想出口辩驳,却是被刘清那清冷的声音给打乱了:“十……九……”

咕噜……

微微吞了口唾沫,这刺客此刻已经是完全乱了心神。

本来听说刺杀目标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十八岁小道士的时候,她还是志得意满的来的,谁成想,才几个小时过去,自己的性命此刻已经完全被对方所掌控了。

“三……二……”

刘清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而是默默的倒数着。

他已然是下定了决心,对方既然能够派出刺客来刺杀自己,那么有了第一个,肯定就会有第二个。

若是对方不肯说的话,此刻将这个刺客击杀掉,至少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以此来为自己争取一段时间来调查究竟是谁派出人来杀自己的。

“我说我说!本小姐可不能死在这个鬼地方!”

终于,如同是被突破了心理防线一般,这个刺客终于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开了口。

见状,刘清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还好,对方没有死撑,不然的话,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杀掉一个美女,刘清倒不是做不来,只不过估计会留下一个心理阴影。

刘清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淡声道:“说吧。”

“你……你先把刀放下!”

这个刺客此刻已经是完全卸下的心防,表现得倒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你没得选,决定权在我手里。”

刘清倒是完全不管对方,冷声说道。

听着刘清的话语,那刺客苦笑了一声,然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缓声说道:“派出任务要杀你的,是江家的大公子江风,真是,早知道这么难,就让我师兄来就好了……”

说完了刘清想要的情报,这个刺客还碎碎念了几句,倒是让刘清颇为无奈。

“好啦好啦,你要知道的我都说了,可以放我回去了吧?”

见到刘清那副陷入沉思的模样,这刺客舒了一口气,朗声说道。

此刻,需要了解的东西已经都了解清楚了,刘清那紧绷的心神才是完全放了下来。

这心神一放松,刘清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转向了对方那被自己划破而裸露出来的身体上了。

紫色蕾丝内衣一套,啧啧,看不出来。

刘清默默的想着,还抬头朝着这刺客的脸庞看了一眼,不由得感叹道,冰山美人也是有火辣的一面的。

“喂?你想什么呢?放我回去啊!”

这刺客倒是没有注意到刘清的目光,而是疑惑的说道。

刘清轻笑了一声,然后略带轻佻的说道:“你说,你刚刚都差点把我给杀了,就这么放你回去,我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吃亏啊?”

“啊?你什么意思?”

这此刻一愣,有些疑惑的说道。

刘清嘴角一翘,那只已经空闲出来的手直接是不客气的在对方那标致的身体上来回游走着。

“你……你干嘛……啊……停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男人这么对自己过,这刺客明显显得有些慌乱。

在她的身体全身上下摸了一遍后,刘清才是轻笑了一声,淡然道:“没干嘛,就确认一下,你身上还有没有刀。”

“没了没了,一共就四把,全完了。”

闻言,那此刻苦笑了一声,说道。

听着对方的话,刘清笑了一声,架在对方脖子上的小刀瞬间撤了下来,向着身前的墙上用力的插了进去。

而后刘清还试探性的拔了一下,见到轻易拔不下来之后,才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到底……啊!”

这刺客还想说些什么,却是直接被刘清横抱了起来。

“别挣扎,我只不过是找回一点本而已。”

刘清淡声说道。

说着,刘清向着床上看了过去。

只见那一把最先插下的小刀正明晃晃的反射着月光。

或许是因为枕头的原因,那把刀倒是没有全部插入床板,而是漏了一半在外面。

“这可不行。”

刘清喃喃了一声,一把将这此刻给丢到了床上,而后将那小刀拔了出来,再次一甩,定在了墙上。

做完这一切,刘清才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此刻,江家大院。

“爷爷,您到底去哪了?这么久?”

江铃一脸无奈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深夜回来的江山说道:“您身体刚刚恢复,别老想着像以前那样什么东西都亲力亲为!”

江山倒是没有理会江铃,而是淡淡的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而后,沉默了半晌,才是缓声说道:“以后,江氏集团的事情,我准备把其中一半交给你。”

“啊?!”

江铃猛然一愣,完全呆愣在了原地,想说的话也是这一刻戛然而止。

要知道,江氏集团可不是什么小公司,在这整个省当中,都能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公司,交到自己手中一半,那就意味着将数十亿的钱交给了自己保管!

虽然对于自己十分有信心,但是对于管理集团这种事情,江铃还是自认没有什么天赋的:“爷爷,您……想好了?”

江铃知道,依着自己爷爷的性格,只要想好了的事情,什么人都别想着让他改变。

江山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喝了一口茶,抬起了头,眼中猛然闪过一丝骇人的寒光:“具体的事情,明天我会让小王给你说清楚,江家,是时候该整治一下了,免得有些人以为老头子我老了,就可以随意撒野了!”

看着江山那副许久不见的严肃模样,江铃愣愣的应了一声,没敢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