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岁月静好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岁月静好 只一眼,沈芳芳就不敢看了,吓的连忙闭上眼睛。
太凶了,即便是隔着裤子,她也能感受到那种狰狞的凶意。
只是身前的刺激导致那里实在太难受了,她又本能的希冀着什么。
忍不住的,她还是偷偷睁开眼睛,继续打量向牛壮的那里。

发现沈芳芳的小心思,牛壮炫耀似的挺动着腰身,更是往沈芳芳那凑去。
沈芳芳当时就急眼了,赶紧往后撤,可前面还被牛壮捏着呢,好痛!
实在没办法了,沈芳芳只好拿小手捂住了那里。
刚捂住的,就被狠狠撞了一下子。
她当时都惊了,简直不敢相信,竟然会那么结实,跟钢铁撞击似的,非常有力量。
这要是被牛壮给进去……
单是幻想下,沈芳芳都觉得那将会是撕心裂肺的剧痛。
实在不敢想象下去了,更不敢任眼前的旖旎继续。
于是沈芳芳向牛壮展开了央求,“好牛壮,到底怎样你才肯答应我嘛,你先放开我。”
听到这话,牛壮心里美滋滋的得意着,但脸上却一副老实巴交的委屈。
“我答应你,我愿意承认火是我放的。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不能再惩罚我了,你赶快给我变小,我那儿都快爆炸了!”
沈芳芳原本听到牛壮答应下来还挺高兴的,可是听到条件却是哭笑不得。
她解释道:“这不是我惩罚你的,是你自己的原因。”
牛壮更委屈了,“怎么可能是我自己呢,明明是碰到你后我那儿就变大了,这肯定是你在惩罚我。芳芳,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你快帮我弄小吧!”
这事……沈芳芳也没经历过啊,她哪知道怎么才能让男人的那里变小。
倒是偷偷看小电影的时候发现,男人做完那种事情后就会变小了。
可是,她总不能为了不到一万块钱,把自己身子给交代出去,而且还是珍贵的第一次。
沈芳芳琢磨着,要不就拉倒吧,反正本来也是坑傻子,坑不到就算了。
可转念一想这傻子都答应承认放火了,这即将到手的一部iphoneX,她真舍不得。
于是思来想去的,她就惦记上了网上说的男人拿手开飞机。
既然男人都行,那女人的手,应该能行吧?
虽然想想挺羞人的,要让她亲自动手给牛壮弄出来。
可为了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为了在老爸老妈面前长脸,她决定弄一次。
只当是不小心摸到狗那里了,反正小时候又不是没碰过……
心里打定了主意,沈芳芳也就不多纠结了,红着脸将牛壮给喊进了屋里。
“牛壮,我可以解开我对你的惩罚,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等完事后出去跟人承认,昨天早上我家那把火是你放的,这样我就解开你的惩罚。”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脸上挂起了标志性的憨傻笑容。
“我答应你,解开惩罚后我就出去说,我要是不说的话,我就是小狗!”
得到牛壮郑重的承诺,沈芳芳这才放下心来,让牛壮把裤子脱了。
牛壮问为什么要脱裤子,沈芳芳红着脸没好气说,“让你脱你就脱,那么多废话。”
挠了挠脑袋,牛壮这才把裤子脱了。
看着他那傻里傻气的模样,沈芳芳嗤之以鼻,眼神中斥满不屑。
只是这种不屑的目光,随着牛壮裤子的脱掉而瞬间被惊骇所取代。
她知道大,可远没想到大的那么过分,这还是人身上该有的东西吗?!
而且那么老长,这要是真的吞进去……会、会活活弄死人的吧?!
沈芳芳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这不是馋的,而是给吓的。
她甚至都有些后悔,后悔心里生出用手帮牛壮解决的建议来。
只是事已至此,再多的后悔也没用。
沈芳芳深吸口气,鼓足了勇气,这才敢正视牛壮那里,拿手轻轻握住。
在触碰到的第一时间,沈芳芳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特别急促,比跑完千米还厉害。
而且手心中还传来灼烫的感觉,直让她口干舌燥,那里还火烧火燎的难受着。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不敢去想,只能一门心思的胡乱揉弄着。
这时候的牛壮,却是舒服到不行。
沈芳芳那温柔的小手,让他充分享受到了爱的抚慰。
尤其是沈芳芳羞红的俊俏脸蛋儿,更是让他看在眼里爽在心头。
不过当他看到那件紧身T恤里的美好随呼吸上下起伏时,心里就有了更多的贪婪。
于是牛壮伸出手,摸向了沈芳芳的那里。
眼瞅着那只罪恶的大黑手又要玩弄自己那儿,沈芳芳当时就急了。
她羞恼道:“你干嘛,别弄了,你那只大黑手把我T恤都摸黑了,让人看到像什么啊!”
牛壮‘哦’了一声,还真就乖巧的把手给收了回去。
可是,下一瞬他就惊喜万分的说道:“我有办法了,你把衣服脱掉,这样我就摸不黑了,别人也就看不见了,芳芳你说我聪明不聪明?”
沈芳芳都快羞疯了,她都不知道牛壮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怎么这一波波的傻气冒出后,全都把她套在里面了。
虽然是奔着两头牛来的,可到眼前为止,牛毛都没捞到一根,便宜却被占去不少。
这辈子第一次被男人摸上面,第一次被男人摸大腿,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这么多的第一次,全都在今天早上给牛壮拿走了。
可牛壮付出了什么?细想想,毛都没付出一根,那玩意儿反倒露出一条!
沈芳芳都觉得有些窝火,要不是牛壮先前答应了,她现在都想转身走人!
只是终究舍不得那两头牛,所以她只好强忍着对牛壮的羞恼,不说话继续抚弄着。
可抚弄了一会儿后,她又受不了了。
不是牛壮又要求干啥,而是沈芳芳自己难受的厉害。
就这么零隔阂的接触着牛壮那里,她身子实在太难受了,尤其是那里。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那里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超级痒,直想伸手进去挠挠。
而且是随着对牛壮那儿玩弄的越厉害,自己就会越痒痒,连心都痒痒。
于是,沈芳芳忍不住了……
第十四章
刚才牛壮的大黑手在身前肆意亵玩时,沈芳芳虽然很羞恼,但却感受到了舒服。
现在回想起来,那种舒服感真的很美妙,应该可以会让她那里的难受舒缓些。
只是就这么直接说让牛壮帮她弄,她还真觉得挺羞人的。
想来想去,沈芳芳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她羞红着脸蛋儿对牛壮说,“算了,为了解开你的惩罚,你……摸摸吧!”
说完,她就扭头望向一旁,不敢再看牛壮,脸上斥满羞意。
她琢磨着,摸摸也就摸摸了,反正T恤里面还有件罩罩儿,也不算真的接触到,但是那种舒服刺激的触感应该是一样的。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暗暗笑了,他就知道沈芳芳肯定会忍不住。
伸出手,他探进了那件紧身T恤内。
手掌接触着滑腻的肌肤,最终抚弄到了温热的罩罩儿上。
那罩罩儿光滑、温热,被沈芳芳那里的美好给彻底充盈起来,手感特别棒。
只是再棒也是层隔阂,牛壮不想跟沈芳芳的那里有隔阂,所以一把就给拽掉了。
边拽他还边嘟哝,“怎么有块破抹布啊,正好我留着擦手……”
沈芳芳正为身前感受到的揉捏刺激而享受呢,哪成想牛壮突然给她把罩罩儿拽下来了。
而且动作特别野蛮,她甚至都能听到肩带被撕开的‘哧啦’一声。
随着粉色的罩罩儿从T恤内被拽出,沈芳芳大羞不已。
她远没想到,上半身的最后一层遮羞布,就这么轻易的被牛壮给撕扯下来了。
这会儿,没了罩罩儿的舒服,她那正傲娇的挺在T恤上。
T恤本就紧身,这没了罩罩儿的‘掩护’,其完美轮廓彻底暴露出来。
甚至于都不用仔细看,只一眼就扫看出她那件紧身T恤上的两处娇媚。
可下一瞬,那两处娇媚的轮廓就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只大手。
那两只大手特别的不安分,在那上面揉来弄去的。
而且动作特别粗暴,或掐或拧,或揉或拽,直把沈芳芳弄到死去活来的。
“牛、牛壮,好痛,好痛,不要弄了,好、好……好舒服,啊~!”
到底是痛还是舒服,连沈芳芳自己都说不清楚。
她就觉得牛壮那双大手好像有着无尽的魔力,明明是在折磨她身前,却带给她带来苦痛之余,又带来了另类的刺激舒爽,让她觉得好过瘾。
她甚至都忍不住的偷偷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受虐倾向。
明明牛壮折腾的那么厉害,她却感觉到好舒服。
不敢深想,也顾不得往更多了想,此刻沈芳芳只能纵情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情欲。
那只白皙温润的小手,在牛壮身下不停地急促拨弄着。
不单单是为了给牛壮‘解除惩罚’,更是为了释放自己内心中对情欲的好奇与渴望……
两人在炕上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临近了落幕。
这个时候的沈芳芳,额头香汗淋漓,发丝黏粘在上面,双眸荡漾着春情。
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身子前面更是火辣辣的,又痛又舒服,而且好像都快被牛壮给玩儿的肿胀了。
所以她展开了更加激烈的报复,在娇息急促中,她那只小手抚弄的更快速了。
终于,在感觉到身前几乎被抓爆的时候,沈芳芳看到牛壮也瞪大了眼睛。
“芳芳,我好像要吐了,好像要吐了!”
沈芳芳微愣,没明白牛壮什么意思。
可就在她愣神的工夫,突然感觉到有什么硬生生的冲击着她小裤裤。
一下又一下的,直打在她娇媚的身子上,让她感觉到了灼热的烫。
她这才反应过来,牛壮所说的要吐了,到底是从哪给吐出来的!
为了确定,沈芳芳低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那家伙竟然还在继续吐……
她感觉都快羞疯了,竟然被牛壮给弄到了那里,连丝袜带小裤裤的都湿透了。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连那里面也给渗进去了,好热。
沈芳芳大为羞恼,“牛壮,你混蛋!!!”
可这时候的牛壮,却显得特别高兴,甚至有些欢欣雀跃。
“哎,芳芳你真厉害,你给我解开惩罚了,我现在小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牛壮就握住沈芳芳的小手,然后重新攥向了那里。
沈芳芳哪还敢摸,可刚想抽手离开的时候,手掌已经攥在了湿润上。
粘乎乎的,也热乎乎的,让她心里更羞了,脸上火辣辣的,跟拿辣椒面敷面膜似的。
本还想继续训斥牛壮,可想着他是个傻子,沈芳芳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
摸起被牛壮拽下来丢在旁边的罩罩儿,沈芳芳强行将手抽出后给擦干净了。
反正这件罩罩儿也没法穿了,用来擦掉手上那些恶心人的东西,刚好。
将手擦干净后,她就将罩罩儿摔砸在牛壮的身上。
“好了,我已经帮你解开惩罚了,现在你也该去跟村里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了。”
被沈芳芳拿温润的小手给弄出来,牛壮很是舒服,感觉全身都通透了似的。
只是他现在越来越想撩弄沈芳芳了,想要得到的也更多。
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么性感的身子。要是不能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多可惜啊!
于是心里不满足的牛壮,故意撩到沈芳芳,“芳芳,你那里湿了,我帮你擦擦。”
说着,他就拿起粉色罩罩儿,往沈芳芳的裙子下面摸去。
沈芳芳当是就急眼了,这会儿不动牛壮那里了,她身下下面好不容易才舒服些。
这真让牛壮再弄上,那还不得再度火起啊!
她连忙躲避开来,可牛壮又提醒了她,她总不能挂着些男人的那种东西出门。
所以她厌恶地瞪了牛壮一下,夺过罩罩儿,弯腰低头开始擦拭身子下面。
丝袜大腿上沾染的那些倒还好说,很轻易就擦掉了。
但裙子里面沾染的那些就不好弄了,虽然别人看不见,但她却感受得到。
粘乎乎的好难受,这要是稍后一走路,摩擦中不得更黏糊了。
没办法,她只好背转过身子,不让牛壮看到,将罩罩儿从裙下塞进去。
可正弯腰低头擦着呢,沈芳芳却突然看到身后模糊有个黑影。
故意岔开双腿往后看了眼,她当时就气坏了。
牛壮那个家伙,竟然一本正经地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的满脸认真表情。
他正在从下往上看,从沈芳芳的裙底看她那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