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第一次做爱的故事,学长解开了我的衬衣(丁香花

第一次做爱的故事,学长解开了我的衬衣(丁香花)

 她抬头看着我,眼里不是冷酷恶毒,而是温柔。“所以他死后,我一直和不同的男人做,也许有些报复心理。对公司对女儿都有愧啊。直到遇到你,这些天我想了很多,我是真心爱你的,你对我说的话我每个字都记得。”

 文学



    “我不知到你该是我儿子还是老公,或者….”她脸红了“或者爸爸,咱们好好合作,欣雨地高考时最大地事情,过半个月欣雨高考完后,我们可以一起打理公司,一切都可以慢慢来了”

    说完以后,像是把十来年来的苦恨都发泄了出来,她异常的轻松愉快,乖巧的躺在我的怀里。

    不管多坏多淫荡的女人都有一个清纯的童年,都有一段纯洁的爱恋。每个人都不同于昨日的自己,那些改变,也许叫做成长。改变是什么样的呢?无从可知。但是不论如何,当你理解她们,深深感受她们所想的,你会发现,她在你面前还是那个清纯的女孩。有时候她们常发些莫名其妙的小脾气,不要辩论,吻她。

    说到欣雨,我却有些忧虑,我知道欣雨的状况,想必卫玲也清楚。这种心事太影响高考发挥,这周六欣雨学校有补习,周日有一天假,我觉得我该和欣雨好好谈谈了,当然要瞒着卫玲。

    卫玲还没有察觉我对欣雨的企图。我不知道如果她们知道我想双飞母女二人,她们会怎么想。

 周日到了,欣雨应该很疲惫,我早上做好了饭,欣雨却睡了懒觉。我想把卫玲支开和欣雨谈谈,我说:“卫玲,你好懒啊,该活动活动了,今天中午你做饭吧,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卫玲答应的很痛快,走到到衣柜前,却又躺倒床上,她忽然羞涩的抓住我的手,说:‘我想换衣服。’她撒娇的说“帮我脱衣服“,两手摊开,身体扭来扭曲,熟女撒娇是很淫荡的。这么多天我一直克制自己,连卫玲换衣服都没偷看。

    于是我掀开她的被子,骑在她身上。动手解开她白衬衫的一个个扣子,我的阳物也一点点坚挺起来。她拉开拉链握住阳具,阳具一下子弹了出来,龟头涨的像鸭蛋那样大,泛着古铜色的光泽,阳具上的血管张牙舞爪的暴起,她握着阳具的手感受到血管的搏动。

    我憋不住火了,一用力撕拉一声扯开她的衬衫,两个大波呼之欲出,我依旧很粗暴的扯掉胸罩,两个不受束缚的气球上下翻舞。我低头和卫玲舌吻起来,两只手捏住奶头揉搓,很快奶头便发涨起来,硬硬的很有手感。

    我开始扒卫玲的裤子,卫玲的黑色皮裤把凹凸紧致的美腿衬托的淋漓尽致,扒到膝盖时,卫玲紫色镂空内裤吸引了我,熟悉的馒头似的凸起的阴部被内裤勒出一条沟,内裤的侧面是系绳的,在腰部系着一个蝴蝶结。

    我伸手摸着卫玲的三角地带,卫玲赶紧制止我“别闹,还垫着卫生巾呢”。我于是把整条裤子都扒了下来,黑色皮裤退一点,脱毛的光洁大腿就露一点,我的阳具激动的上下点了点头,像是在对卫玲身材的肯定。我拉着那个蝴蝶结的一边使劲拽,于是卫玲的阴部立时呈现在我眼前,让我很有快感。我伏在她耳边说:“丫头,以后能多穿这样的内裤给爸爸拽吗?”

最后那双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真是锦上添花,我两手捧着细细端详,五个脚趾头胖瘦适中,安静的排列,可爱又有些俏皮,还真像一朵三寸的莲花。我情不自禁的把大脚趾含在口中,用舌头舔卫玲脚缝隙,有些淡淡的脚气伴着一丝甜味,卫玲笑起来,脚乱扑腾,说:‘我这几天没有洗澡,好脏的’我才发现我真是入了迷。

    我说:“卫玲,等你安全期了,我帮你洗澡”,卫玲说每天就差不多可以了,于是我又很期待明天。卫玲光着身子找出一套蓝色的内衣裤,像泳衣一样是系带的,卫玲妩媚轻巧的穿给我看。我坐在床边看着她撸着。

    卫玲又找出一条黑色丝袜,从脚趾到大腿再到腰,一点点向上俛着。我忽然抓住卫玲的脚,使劲拉过来卫玲,卫玲小声说“欣雨还在呢”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把卫玲的丝袜脚并在一起,把肉棒塞在卫玲两只脚脚弓形成的洞里,使劲一挺腰。一股快感从鬼头传到大脑,丝袜的摩擦显然比手指大多了,我终于体会到了鬼头传来的快感。我看着卫玲的美丽胴体,开始挺送腰部。

    卫玲一边细心听着欣雨的动静,一边配合的套弄我。我撅起卫玲的屁股,卫玲的阴部和夹紧的大腿根那里有个三角形的缝隙,我着迷的把几把塞进去,这个后入式带给我更强的快感,我大力的插着,卫玲也高高的撅着屁股喘息着。我又一次把卫玲的胸罩一把拉下来。她的胸耷拉下来随着我的几把剧烈晃动,我两手紧紧捏住她的乳头。

    我喘着问“骚货,你后庭开过没有?”卫玲有些不高兴的回我”没有人和你一样重口”但又告诉我,“我可以口”。我拍拍她屁股,卫玲会意的扭头含住我的肉棒,用力的吸着,然后快速套弄,不时用舌头舔马眼。我感到酥麻麻的快感袭来。我把她仰头一把按到床上,把她的头悬在床边,她忽然明白了“不要不要,很难受”

    我那管的着这些,捏住卫玲嘴就把鬼头塞进去,但毕竟是自己女人,还是没深喉捅下去,只是在卫玲嘴的一侧捅个大包。我越来越亢奋,撕开卫玲阴部的丝袜,卫玲妩媚的叫到“你疯了,快放开我”我没管她,我在鬼头上吐口口水,抵在卫玲菊花上,卫玲扭着屁股“不要。。。。不要。。脏死了。。。。”

    我一使劲,把鬼头插进去,卫玲痛极了,却又不敢大喊大叫,只能捂着嘴呜呜的哼着,一只手把床单紧紧抓住。我的鬼头头一次这么敏感,肛门比小穴紧致多了又没有淫水的润滑作用,快感非凡,但是因为卫玲是头次开菊花,我的爆肛很少轻柔,渐渐也许卫玲麻木了一些,我开始小幅度抽插,卫玲也发出娇喘,我不敢插太深,于是在菊花附近高速的浅浅的插着,鬼头的快感在累加,我付下身揉着卫玲的奶子,感受激爽。

    终于二十多分钟后,我感到一种蓬勃的力量越来越强,我加紧了抽插,那种快感达到顶峰,我浑身像是过了电一般麻酥酥的,赶紧找到卫玲的樱桃小嘴,把鬼头塞进去。

    我终于爆发了,鬼头猛的一颤,一股浓浓的精液强力的射出,伴随不可言状的巨大快感,我的脑子被这种无比的舒服冲的一片空白。鬼头在不断地猛烈翘动,每次翘动都有一股激流打在卫玲嘴里,发出沉闷的响声我的大腿不住地痉挛着,呼吸极为沉重。

    卫玲本想着吞下我的精液,可是没知道我没完没了的射,她的腮帮子鼓了起来,然后我的鬼头又一次跳动,从她的嘴里喷出浓浓白色粘稠液体。我抽出几把,对着卫玲的脸喷着,卫玲被射睁不开眼睛,她扭过头我又掰回来,终于射完了最后一股。几把还坚硬如铁的抖动。

    卫玲吸口气想要咽下精液,却呛着了自己,把精液喷了出来,我赶紧和她接吻,把精液吸到嘴里,辣辣的。我摊到卫玲身上,又捏开她的嘴,把我嘴里的液体一并又喂给了她。

    卫玲不得不再换身衣服,刷了牙,豆腥味让她想吐。最让她恐惧的是我的阳物还硬挺着,她坚决的告诉我,她要去买菜了


>>>>本文《丁5香花》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