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九浅一深女人会急吗_公交车手指分开花瓣双性

九浅一深女人会急吗_公交车手指分开花瓣双性(愿风载尘) 第八章 你帮帮我


我看见苏晓的眼睛里泛着泪光,她把烟扔在地上,还燃烧着的烟头一下子浸没在雨水里发出“呲”的一声。

“江洛衡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你应该是最了解的。”

 文学

她说的没错,对于江洛衡的性格,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了。

我和他的初次相遇算不上是什么美好的回忆,我的客人原本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却闯进了我所在的酒店房间,把我压倒在了床上。

等到客人再来的时候他盖着被子倚靠在床头,我才知道他们是父子,江洛衡对他爸爸说:“这次是一个警告,下次再被我知道你找女人,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爸被气得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不孝子,江洛衡满不在乎地将我带出了房间。

我没想到首次卖身会遇到这种事情,一直跟在江洛衡身后等到他把钱结算给我的时候才回过神来,之后我就成了江洛衡的情人。

和他共处的那五年里,我对于他的性格也有了大致的掌握,为人果敢,只有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没有他做不成的事情。

所以说想要对我报复而去找苏晓,包养她,这种事情江洛衡是绝对做得出来的。

当我的的大脑慢速运转的时候,苏晓抓着我的胳膊把我拉了起来,然后塞到我手里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又是一张银行卡。

“安安,我这张卡里有十万块钱,你先拿去用吧。”

“你……”她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你还是不要再来这里了,江洛衡他,他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攥着那张卡,让它在我的手心压出一道泛白的痕迹,十万元可能连佳佳一次康复的钱都不够,再者说,就算江洛衡不再是以前的他了,他也有权利知道自己还有个孩子啊。

我把拿着卡的手伸到苏晓面前,“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我想见见江洛衡,谢谢你的好意,可是佳佳的治疗费是一笔巨款,我真的需要他的帮助,他现在也不知道佳佳是他的女儿,我要告诉他。”

苏晓大概沉默了几秒钟,把我的手推了回去,抿了抿嘴说,“那好吧,这些钱你先拿着以备不时之需,你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我看看江洛衡那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她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情,“他那个样子,你也知道代表什么了。”

我点了点头,还是抱着希望向别墅看了一眼,给苏晓留了一个号码。

从那里离开后我直奔医院,在等待佳佳苏醒的同时又在心里悲哀的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

佳佳睁开眼睛,我可怜的女儿还不知道她失去了听力,迷茫的双眼看向四周,仿佛在为突然的安静而感到奇怪。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只好骗她是大家在跟她玩谁能猜对口型的游戏,她不能反复问别人,否则就是输了。

佳佳乖巧的接受了我的说法,手里捧着阿姨送过来的图画书看的津津有味。

太阳落山之后,我的手机上也没有苏晓打来的电话。

我实在是等不及了,虽然她提醒过我,但是我依然又去了别墅,大门紧锁,屋里连一盏灯都没有亮。

“今天就别等了,他们家已经搬走了。”保安已经记住了我,想打消我继续蹲守的念头。

但是我并不相信。

第九章 绿岛现状


保安可能觉得我心理有什么问题,皱起的眉头好像能够夹死苍蝇。

不过这些事情我都不关心,只是专注的守在那里。

“行了行了,我帮你联系一下吧。”他转身回到屋子里。

没过一会儿,昨天江洛衡开的那辆凯迪拉克停在了我面前,车窗下来之后,我心中涌上一股失望之情。

里面坐着的是苏晓,她冲我摆了摆手,示意让我上去。

我有些迟疑,站在原地没有动,苏晓开口对我说:“你不是想找江洛衡吗?”

听完这句话,我立即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大概开出去五分钟的时间,我问她是不是在骗我,怎么过了一天都没有跟我联系。

苏晓安抚了一下我的情绪,她说是因为江洛衡不愿意再看到我,甚至她才一提起我的名字,江洛衡就大发雷霆。

我实在是不理解他对我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怨念,五年前我悄无声息地离开是做的不对,可是也不至于让他一直记恨到今天甚至都不给我一个说清楚的机会。

当年江洛衡需要联姻来解决一些家里出现的问题,联姻对象的家庭实力雄厚,威逼利诱让我离开。

也就是这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怀了孩子,但是情况不允许我继续留在这个城市,迫于无奈我也只好选择离开。

因为我的身份,要是怀孕的消息传到江洛衡要联姻的女方家里,肯定是不会放过我和孩子的。

所以,在这个二选一的选项中,我放弃了江洛衡。

但是,作出这一决定,也是因为他是孩子的父亲,难道这不能证明我对江洛衡的感情吗?

苏晓一直静静的听我说这些话,她看了一眼窗外,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安安,我当然理解你的心情,也赞成你的做法,但是江洛衡可能不会这样想,他认为你是她花钱买来的就应该乖乖地待在他的身边。”

我没有回应她的话,或者说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也许应该把剩下的话都留着跟江洛衡解释比较好。

我在脑海中构思着一会儿见到他之后要怎么开口,反正现在最重要的是佳佳的治疗费,我不在乎他到底怎么看我,只要能够让佳佳恢复听力,我会满足他的所有想法。

又过了几分钟,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周围的景色是那样熟悉,但是又仿佛如同隔世一样。

我跟在苏晓后面走了出去,闪烁的灯牌让我不禁眯了眯眼睛。

绿岛。

这是我和苏晓入行的启蒙地。

那个时候,绿岛的周围几乎全都是灯红酒绿的风俗店,就如同东京的歌舞伎町和巴黎的蒙马特一样,绿岛就是其中地理最佳,声望最大的,拥有最能花钱的金主。

但是,这里再也没有以前的酒醉金迷了,在我们还没从车里下来之前,几个衣着暴露的小姐眼神中冒着光想要走过来。

看见是我和苏晓两个女人下来之后,她们又重新叼着烟,等待着下一次的狩猎。

绿岛门前的装修大不如前,就连迎客的小姐水平都下降了很多。

苏晓走在前面,刚准备进门的时候发现我并没有跟上,“跟我来吧,带你去见江洛衡。”

“他来这里了?”

我心里有些疑惑,苏晓已经转过身推开了绿岛的大门,我也只好随她一起进

>>>>本文《愿风8载尘》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