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大狼狗猛力进入口述,男生扒女生衣服强吻

大狼狗猛力进入口述,男生扒女生衣服强吻 第6章:玉米地


     下午,我待在屋里用嫂子给我的那款盲人手机玩小游戏。听到脚步声,我赶紧把游戏关了。

 文学

    
     然后,嫂子就走了进来,已经换了一身连衣裙。
    
     “金水,在干嘛啊?”嫂子笑着问道。
    
     “我在玩手机。”我说道。
    
     “嫂子送你的手机,喜欢吗?”嫂子坐在了床沿边。
    
     一股子香子冲进我鼻里,嫂子身上的味道就是好闻。
    
     “喜欢!以前我只能用收音机听歌,现在更方便了。”
    
     “金水,嫂子问你,你以后想娶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啊?”
    
     我心里嘀咕起来,我妈让我代替我哥和她睡觉,她却问我娶媳妇,看来,嫂子是不愿意和我啊?
    
     “嫂子,我这样子还能娶媳妇吗?”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为什么不能呢,虽然你看不见,但是你有手艺啊,你能自力更生,肯定能娶上媳妇。”
    
     “嫂子,你不要安慰我了。村里许多年轻人在外面打工,还是照样娶不到媳妇。”
    
     “放心,金水,你一定会娶到媳妇的,而且,嫂子也会一直照顾你的!”
    
     “可我要是娶不到怎么办呢?”我狡黠的说道。
    
     “那就照顾你一辈子,这样行吧?!”嫂子抿嘴笑道,“那以后娶了媳妇,汪家传宗接代就靠你了。”
    
     我感觉上了嫂子的当,但是就算我和嫂子做,那也不可能长久,我也渴望自己有个媳妇儿啊!
    
     “金水,我想起来了,妈去地里了,没有带水,我给她带水去。”
    
     “你知道地在哪里吗?”
    
     “我都记不清楚了。”
    
     “我带你去吧!”
    
     我家有六亩地,种了玉米和蔬菜,都在村后的山脚下。
    
     收拾妥当之后,我戴着墨镜,拄着盲杖,和嫂子出了门。
    
     嫂子见我走得慢,就主动牵起我的手。
    
     路上,几个村民见到我们,打了声招呼。
    
     两年前,我哥结婚,那可是轰动了全村,没有其它原因,就是因为我嫂子长得漂亮。
    
     当时,我看不见,没有概念。
    
     现在,我看得见了,不得不说,我嫂子的确是全村最漂亮的。
    
     村子靠后山的地方种的都是玉米,看起来非常壮观。
    
     我和嫂子又往前走了一里地,快到山脚下,我就听见旁边一阵玉米地有动静,这个时候不是山上野兽过来糟蹋,就是隔壁村的人过来偷玉米。
    
     “嫂子,听见声音没有?”我停了下来。
    
     “我没听见呀?”嫂子张望了一下说道。
    
     虽然这块地不是我家的,但我却清楚这是村东头的老李家的,他们两口子去城里干活了,这个时候在他地里的绝对不是他们。
    
     “走,嫂子,我们去看看,就在那个方向!”我指了指。
    
     于是,嫂子牵着我钻进玉米地。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
    
     嫂子停了下来,她也听到了声音,不过,那不是什么野兽,也没有人偷玉米,而是一男一女把周围的玉米都给弄倒,铺成了一个床,现在正躺在上面呢!
    
     一看这两人就是躲在玉米地里瞎搞呢!
    
     嫂子按住我的头,示意我蹲下。
    
     “你快点,快点啊,人家都光光的了!”
    
     紧接着,女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一听就知道这人是两年前嫁到我们村的吴丽珍!我眼睛好的第一天就在村里见过她,样子一般,不过,胸大屁股大,非常招我们村的男人喜欢。
    
     而且,她男人一直都在外面打工,据说村里有不少男人勾搭她。
    
     以前我以为都是传闻,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
    
     就当我想着她和哪个男人勾搭的时候,那男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那么着急干嘛,又不是干不了!”
    
     是张大龙,村长的儿子,长得人高马大,是村里的大混子。
    
     “人家想要嘛!”
    
     “真是一个欠弄的货!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吧!”
    
     张大龙骂了一声,似乎这会儿把裤子给脱了。
    
     “当然满意,快点来嘛,来嘛!”吴丽珍兴奋的一笑,紧接着,两个人就好像勾搭在了一起。
    
     虽然我嫂子让我蹲下去,但现在他们进入正题了,我咋能不看看?
    
     于是,我就抬起了头,看向了吴丽珍和张大龙,只见他们两具白花花的身体缠绵在了一起,看样子马上就要开战。
    
     嫂子看到我往那里看,想阻止,但又想到我就是瞎子啥也看不到,就没有阻止。
    
     这时她脸色红了起来,眼睛竟然紧紧盯着吴丽珍和张大龙他们,好像非常想看。
    
     “嘿嘿,丽珍,你说我来的是时候不?!”
    
     张大龙色色的笑着,不断亲吻着吴丽珍的脸。
    
     “当然是时候啊,我男人走了那么久,人家想要的不得了了。”吴丽珍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嘿嘿,那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哼,你那点本事,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快点,万一有人来了。”
    
     “来人咋啦?我爹是村长,我还能怕谁?”
    
     张大龙说着,把吴丽珍推倒在地。
    
     “别得瑟了,快点吧!被人看到不好。”吴丽珍很是着急的说道。
    
     “哈哈…弄死你个欠弄得货!”张大龙见吴丽珍那么想要,就立马蹲在了她的两腿之间,那样子马上开战。
    
     虽然我心里骂这对狗男女,但我还是非常期待看他们乱弄的,昨晚欣赏了嫂子的身体,今天又有福利了。
    
     关键是,嫂子也跟着我一起看呢,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嫂子,他们在干什么呀?”我故意轻声问道。
    
     “他、他们在玩游戏。”嫂子的脸红通通的。
    

第7章: 这么快


     与此同时,我看见张大龙扛上吴丽珍的两腿,就像推土机一样推了过去,吴丽珍立马就叫了起来。
    
     起初,吴丽珍还用手捂着嘴生怕谁听到,但随着张大龙搞了几下以后,她就松开了,开始还嗯啊嗯啊的叫,后来她就开始求张大龙用力了。
    
     这时,我又看了一眼嫂子,发现她的手已经伸到她两腿间了,脸上的表情和是昨晚跟哥办事儿一样。
    
     显然嫂子看到别人做,就想要了,不由自主的自己弄了起来。
    
     我眼睛瞅着张大龙和吴丽珍,再看着嫂子在我身边这样搞,下面的反应越发的大。
    
     不过了几分钟,张大龙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声,就趴在吴丽珍身上不动了。
    
     “真没用,这么快!”吴丽珍咕咙了一句。
    
     “休息一会,再来呗!”张大龙讪笑道。
    
     我看见嫂子的脸完全红透了,眼神很迷离,整个身子都在发抖,那只手也终于停了下来。
    
     “金水,我们走,轻点!”嫂子牵住了我。
    
     我们悄悄的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上了小路。
    
     “嫂子,他们倒底在玩什么游戏呀?”我继续刺激着嫂子。
    
     “金水,你以后结婚了就明白了。”嫂子敷衍我,她当然不可能告诉我,她看见了什么。
    
     “对了,不要把这事儿给别人说。”她叮嘱道。
    
     “哦,知道了。”
    
     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嫂子是个欲望很强烈的女人,可我哥根本满足不了她!而现在我哥一走就是一年,她怎么熬得过来呢?
    
     刚才,她偷看了张大龙和吴丽珍办事,肯定受到很大的刺激了吧?
    
     也许,我还真有机会代替我哥和她办事儿。
    
     吃晚饭的时候,我妈说道:“晓慧啊,你和金水下午在地里也干了活,出了一身汗,待会一起去洗个澡吧!”
    
     “啊,妈,我和金水一起洗?”嫂子吃了一惊。
    
     我妈一瞪眼,“金水又看不见,你有什么害羞的?他一个瞎子,洗澡不方便,以前都是我帮他搓背的。你不是答应天赐,要照顾金水吗?”
    
     我一听,乐了,真是亲妈,这摆明了是在给我们创造条件啊!
    
     说实话,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我心里真没有什么顾虑了,只要嫂子同意,我立马扑上去!
    
     我嘴里假装说道:“妈,不用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嫂子又不是外人,那卫生间铺着瓷砖,容易打滑,你已经瞎了,要是再出个什么意外,我们老汪家就要断后了呀!那我真的不想活了呀!”我妈捶胸顿足的嚎丧道。
    
     我暗暗好笑,没看出来,我妈还是个戏精。
    
     那卫生间我都用了二年多了,轻车熟路,怎么可能打滑?
    
     嫂子显然被我妈唬住了,只好期期艾艾的说道:“那好嘛,我跟金水一起洗。那卫生间的门坏了,我待会先把它弄好。”
    
     我妈马上笑了,“这就对了嘛,关起门来就是一家人,洗澡的时候,把院门拴好,没事儿!”
    
     吃完饭,嫂子就去修门,我就坐在院子里用手机听歌,心里很是期待。
    
     我决定待会动作大点,试探一下嫂子的反应。
    
     嫂子今天下午撞见了张大龙和吴丽珍的好事,肯定受到很大的刺激。
    
     我听我那发小说过,女人一旦尝到了那滋味,就回不了头,何况嫂子结婚俩年多了,现在哥一走,她肯定空虚难耐啊!
    
     过了一会儿,我就看见嫂子端着脸盆,穿了一件睡衣从里屋走出来,胸前鼓鼓的。
    
     显然,她里面是空的。

>>>>本文《迟0来的幸福》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