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_将军狠狠撞击娇乳_绝世俏佳人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_将军狠狠撞击娇乳_绝世俏佳人

刘婷大惊失色,急忙将手抽出来,气愤地瞪了眼李富贵,转身进了屋。

“李富贵啊李富贵,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冲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李富贵暗恨自己太冲动,这种事情怎么能操之过急?

刘婷羞恼地走进厨房,靠着冰冷的墙面,身体里面的热潮才渐渐退去。

“师父会不会对我有那种想法?”

想到李富贵拉她的手,刘婷就来气,他也太大胆了,居然对自己动手动脚。

吃饭的时候,刘婷也没怎么搭理李富贵,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刘婷隐隐觉得不对劲,李富贵对她肯定有那种想法。

可这种事情难以启齿,除非万不得已,不然刘婷也只能忍气吞声,毕竟撕破脸就不好了。

“婷婷,赵斌去哪了,吃饭都没回来,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李富贵知道刘婷还在生气,于是就主动说话,化解尴尬的局面。

“恐怕他又去打麻将了,别管他,赌瘾大得很。”想到赵斌打麻将这事,刘婷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揽的活不做,成天就知道打牌,这种男人怎么能养家?

李富贵皱眉道:“年轻人,可不能迷上打牌啊,久赌必输,回头我给他说说,能早点戒掉最好。”

正说话时,李富贵的胳膊肘忽然碰掉了筷子,便弯下腰去捡筷子。

可他抬头时,忽然看到刘婷穿着短裙,两条美腿微微分开,可惜看不到裙子里面的景色,心里急得像猫抓似的,便伸长脖子,调整角度,目光正好看进裙子,简直迷死人了,恨不得用手去摸一把。

视觉上的刺激,让李富贵心生渴望,盘算着怎么才能接近刘婷。

刘婷浑然不觉下面被李富贵看到,更不知道李富贵酝酿着阴谋。

吃完饭,刘婷洗了碗赵斌还没回来,走到院子里,李富贵又开始干活了,看着李富贵那股年轻人的劲头,真希望赵斌也能学他一样,踏实干活,过上好日子。

“师父,这次幸亏有你帮忙,不然不知道这批家具什么时候才能做好呢。”刘婷笑吟吟地说,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李富贵急忙摆手说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心想如果自己受了伤,刘婷会不会觉得愧疚,这样是不是就有机会接近她了?

李富贵被刘婷迷得神魂颠倒,只要能近距离接触刘婷,受点伤也他妈值了。

想到这里,李富贵咬了咬牙,举起榔头就准备砸自己的手指。

“呀!”

刘婷本想过去帮忙,结果右脚踢中一根木方,身体顿时失去控制,一下倒向地面。

李富贵眼疾手快,急忙去扶刘婷,没想到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也失去了平衡,两人都倒了下去,刘婷正好压在李富贵身上。

“啊!”李富贵惨叫一声,臀部好像被钉子扎了,疼得嘴角颤抖。

 文学

刘婷被吓了一跳,急忙从李富贵身上起来,问他咋回事,哪里摔伤了。

听到李富贵说屁股被钉子扎了,刘婷顿时簇起柳眉,钉子都有铁锈,如果不把带有铁锈的血吸出来,感染就麻烦了。

而且李富贵是因为救她才被钉子扎中屁股,如果李富贵没有出手,钉子扎中的就是自己。

刘婷既有些感动李富贵的举动,心里又觉得愧疚,必须把毒血吸出来,可用什么东西吸呢?

刘婷心里急得很,拉住李富贵的手说:“师父,你能站起来吗,我扶你进屋。”

不管用什么东西吸血,都得先把李富贵弄进屋,主动握住他的手,却没发现李富贵嘴角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李富贵的圈套。

李富贵只是屁股被扎了,也不是很严重,可他故意装作使不上力气,手被刘婷握着,细滑的触感特别舒服,真他妈值了。

李富贵忽然一拽,刘婷顿时失去了平衡,瞪大眼眸,再次倒在了李富贵身上,由于撞击过猛,上身的风景,尽数暴露在李富贵的眼里。

“师父,对不起,压疼你了吧,都怪我力气太小了,拉不动你。”刘婷傻乎乎的,还责备自己力气小,她哪知道,李富贵是故意的。

“师父,你也用点力,我扶你进屋,钉子上有铁锈,得马上把血弄出来,感染就麻烦了。”

李富贵一听这话,顿时浑身来劲,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进屋的时候,刘婷搂着李富贵的腰,李富贵的手搭在她肩上,刘婷也累出香汗,李富贵深深地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早有了反应,但嘴上还歉意地说:“婷婷,真是麻烦你了,唉。”

“瞧你说的,要不是救我,你也不会被钉子扎中……”刘婷的声音戛然而止,屁股两个字始终没说出来,“师父,我扶你到床上躺下,看能不能找什么东西把血弄出来。”

“那就麻烦你了。”李富贵兴奋坏了。

李富贵趴在床上,刘婷看了眼他的臀部,右臀果然有个小眼,血水扩散,染红裤子。

刘婷却束手无策,到底怎么办呀,要是扎中其他地方,她还能用嘴吸血,可偏偏扎中的是屁股。

左思右想,刘婷也没想到用什么东西吸血,索性就说:“师父,我把你裤子剪个洞,用手给你挤。”

用手挤也行啊,李富贵点点头。

很快,刘婷就找来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开裤子,李富贵的屁股便呈现出来,肌肉线条分明,看上去特别结实。

“没想到师父一把年纪了,身材却这么结实……”

刘婷就喜欢李富贵这种身材的男人,看着他的屁股,很想抚摸一下。

“婷婷,准备好了吗?”

“啊?哦,好了,师父,你忍住疼。”刘婷暗骂自己没出息,居然被一个老头的屁股迷住了。

随后刘婷坐在床沿上,便准备给李富贵挤血。

当她的手触碰到结实的屁股时,李富贵忍不住吸了口气,那种感觉真的太美妙了,浑身都轻飘飘的。

“师父,是不是弄疼你了,我轻点儿。”

“没事,我忍得住。”李富贵假装很疼。

刘婷挤了几下,实在是挤不出来,一来屁股这个位置不好下手,再者李富贵全身紧绷,根本就使不上力。

“师父,不行呀,你太紧张了,一点血都没挤出来。”

李富贵假装皱着眉说:“那咋弄?这么热的天,不把铁锈弄出来,伤口一定会感染,严重的话,瘫痪都有可能,要是能用什么东西吸,一定能吸出来的。唉,算了吧,我恐怕没那么倒霉,瘫不了,随他去吧。”

刘婷听到严重的话会瘫痪,顿时一惊,李富贵是帮他们干活受的伤,如果他真的瘫了,那真的惹大祸了,别的不说,总得伺候他一辈子吧。

想到这种可能,刘婷就咬着银牙说:“要不……要不我用嘴吸?”

李富贵差点乐出声,嘴上却说:“这样不太好吧,我一把年纪了,咋能让你受这种委屈?”

“还说什么受委屈,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师父,你躺着别动,再不把血吸出来,血就扩散了。”

刘婷也难为情,可想到严重的后果,由不得她不这样做。

可用嘴吸李富贵的屁股,刘婷又很难下嘴,毕竟部位特殊,尴尬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吸毒血而已,又不是做那种事情,用不着难为情。”

刘婷暗暗宽慰自己,随即擦掉手心的汗水,张开嘴,缓缓朝李富贵的屁股靠拢,心里的紧张,让她手心再次冒出细汗,心也扑通扑通地跳着。

“呃……”

李富贵全身绷紧,当刘婷触碰到臀部时,李富贵感觉快要飞起来了,美妙的感觉无法形容,这个伤真他妈值!

李富贵闭着眼享受这种快乐,刘婷可难受了。

刘婷不敢去想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越想心里越是难受。

不过,用嘴吸果然比拿手挤效果好得多,吸出来的毒血,用卫生纸包住,反复几次后,刘婷就问:“师父,感觉可以了吗?吸出来好多血。”

李富贵恨不得让刘婷吸到死,便皱眉说:“伤口很疼,好像毒血已经扩散得更深了。”

“啊?”刘婷一惊,急忙趴下脑袋。

李富贵丧偶多年,心中对那事的渴望早就控制不住了,此时的感觉,让他丧失了理智,真想得到刘婷。

“刘婷?师父?”

正当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赵斌的声音,刘婷全身一紧,急忙站起来擦掉嘴上的血水,说:“师父,你先躺着,我出去下就来照顾你。”

刘婷的目光忽然和李富贵相接,她惊讶地发现,李富贵的目光里面,居然带着一丝侵略性,看得她心慌意乱,急忙走了出去。

“老婆,做饭了吗,我饿死了。”赵斌走进屋里,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问。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刘婷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饿?打牌应该不用吃饭吧?”

赵斌见刘婷脸色难看,便嬉皮笑脸地走过去,搂住刘婷的腰,手掌放在屁股上面,缓缓地抚摸着,“老婆,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牌了。”

“你干什么,快放手!师父在里面呢!”刘婷一把推开赵斌。

“师父?”赵斌一愣,“大白天的,他在卧室里面做什么?刘婷,难道你们……”说到这里,赵斌的眼睛瞪得多大,怒火中烧,全身都散发着杀气。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难道我在你心里面,就是不守妇道的女人?!”刘婷狠狠地白了眼赵斌,“师父受伤了,我让他躺在床上休息。”

“哦,呵呵。”赵斌讪讪一笑,“他哪受伤了,怎么搞的?”

“他……”刘婷忽然有点脸红,捋着额前的头发,没底气地说:“他……他屁股被钉子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