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迷情

005 天燥身热

    二狗整来材火的时候,兰花已经换好了衣服,看着兰花裹好了的身子二狗不禁咂了咂嘴。

    兰花看着二狗吃瘪的样不禁得意地笑了,二狗看着兰花那得逞的小得意样,二狗才知到自己被兰花骗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就像尖猴跟他说的那样,老天爷都定好的哩,该是俺的,谁跟俺抢,俺就跟他拼命,反正俺的命是捡来的,丢了就丢了,没啥大不了的。

    太阳火辣辣的烤着皲裂的大地,也烤的人心里闷得慌,二狗在院子里放了一大桶水,扑通一下子跳了进去,弄了在一旁棚子里乘凉的兰花一身的水,兰花登起了眼睛看着二狗,“你个死驴子,干啥还撂蹄,整的俺一身的水,你说咋整?”。

    二狗看着那打在兰花身上的水一点点的阴湿了兰花身上的小背心,直到显出里面物事的形状,二狗的眼睛不禁又直了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兰花一见二狗的眼神不正经,又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物事露了出来,顿时羞得脸儿通红。可是又想到二狗刚才根本就没听到自己的话,不禁十分生气,忍着羞涩用力的拍了二狗的头一下,打得他一个趔趄,才算是解了恨,这才心满意足的扭着肥臀儿慌忙的跑回屋子换起衣服来。

    二狗刚才被打的一个趔趄那纯是装的,你想呀砖头砍脑壳都没事儿的人,哪会在乎一个女人的那一小下呢,他那是为了糊弄兰花,好让她放松警惕而自己才可以来偷看,这不此时二狗便趴在地上偷看着兰花那刚脱完衣服的上身,“真白呀”二狗的嘴里嘟囔着,小眼睛里散发出绿油油的光芒。

    兰花的衣服刚套在头上他便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冲了过去,一把将兰花抱到了炕上。

    兰花猛一受袭,顿时有点惊慌,当看清了二狗以及他眼中的炽烈时不禁用手轻点了一下二狗的额头骂道:“真是个下流的憨驴胚子,昨天晚上刚弄完,俺现在还累得慌,你这咋又想哩,还让不让俺活哩?”。

    二狗先头根本不搭兰花的话茬,只一个劲的扯着兰花的衣服,可那衣服实在太小,而兰花的胸脯又十分的鼓胀,任凭二狗怎么弄都弄不下来,急的他的头上直冒汗,只得哀求着兰花道:“姨,快快,帮帮俺,俺求你咧。”说着都要急的生气起来。

    兰花轻骂道:“啥个笨脑壳子怎么长的,偷人婆姨连个衫子都解不开,还好意思求俺”嘴上随时这么说,可她还是轻轻的解开了自己的小背心,将那爱的怀抱向二狗毫无遮拦的敞开了。

    二狗早已等待多时,更不废话,朝着那向往之地便扑了上去,一时间,温玉暖香绕满室,红粉蝴蝶醉依楼。

    夏季的山里,天气变得比那沟沟里的虫儿还快,上午还是个热死人的天气,这下午便已阴云密布了起来,二狗站在自家的材垛便吭哧吭哧的捞着材火,看着天阴的样子说必定要下多长时间的雨,不整点干材火到时可没法造饭捏,烂货就是这样说地,二狗不管兰花说的啥,反正她让干,我就干,也不是多出力的活。

    兰花正在隔壁的虎子家帮着忙,虎子爹和兰花的男人铁柱同是看山时死的,和虎子娘本就是好姐妹,如今又都是这么苦命,邻里之间相互帮衬着点也是应该的,二狗弄完了柴火看兰花还没回来,这天也已经开始掉下了雨点,实在是等不住了便到隔壁看了看,一看之下不禁把他吓得够呛,只见一跺的材火都倒了,将虎子家那本就不怎么结实的土坯房砸塌了一半,幸好兰花没事。

    可是却看见兰花和另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子正不停的翻着材火,边翻还边喊着虎子的名字,二狗顿时急了,虎子是他来这个村子除了兰花以外第一个认识的人,两人经常一起玩,虎子虽然还小,脑子却灵光得很,是个很招人稀罕的小家伙,现在一听虎子怎么了顿时忙跑到兰花的身边问道:“姨,这是咋了,虎子咋了。”

    兰花此时早已六神无主了,看着二狗来了,急忙慌张的说:“俺也不知道,俺来的时候这材垛和房子就是那个样哩,虎子娘说虎子还在里呢,问她啥也不说,你快,快点救救虎子呀,那可怜的娃子呀。”

    二狗一听当时就急眼了,几步冲到虎子娘的身边,一把抓住那婆姨的手问道:“说,房蹋的时候虎子在哪捏,”那婆姨却是呆呆的看着二狗,根本不答话,只是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俺的娃还在里呢,谁救救他呀,让俺干什么都行,俺的娃呀。”

    这样的事二狗走难的时候看得多了,虎子娘这是被蒙了心哩,二狗立刻一手攥着虎子娘的衣裳,另一只手抡圆了啪的一个嘴巴箍在了虎子娘的脸上,只将她打的趴在了泥里,兰花一看顿时生气拉,一把抓住二狗边撕挠着便骂道:“你个黑心肝的东西,让你救人,你这是做啥哩,欺负人哩,俺打死你,打死你个没心肝滴。”

    二狗一把将兰花甩在泥里,冲她吼道:“滚一边去,俺救人哩。”说着又来到虎子娘的身边吼道:“你可记得哩,虎子在哪捏。”虎子她娘好像真的清醒了许多,一指那塌了的房角,颤抖的说:“俺,俺的虎子在那哩。”

    秒记《乡野迷情》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szsdpcb.com/xye5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