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迷情

017 尖猴俺的兄弟

    虎子娘揭开了自己的被子,二狗的眼睛就再也控制不住了,虎子娘拉着二狗的手慢慢的放在了自己的柔软上问道“喜欢么,狗娃,俺这都是为你准备的,你摸摸呀,你知道俺有多苦么,俺都给你,你来呀。”

    二狗刚开始的时候有些颤抖后来不放开了,俺这又不是偷,是光明正大哩,想到这里他便什么也管不了了,出溜的一下便钻进了胡子娘的被窝里,虎子娘用那女人特殊的温柔拥抱着他,轻吻着他,最后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二狗则是仗着酒劲拼命的在虎子娘的身上折腾,直到两人都筋疲力尽的到达了人生至乐的顶峰。

    兰花躲在被窝里听着两人那边的动静,不禁心中又酸又狠,可想到虎子娘也是怪可怜的,正是青春的时候便没了男人,偏偏又是外村的,是不能在嫁了,这可让她个日子怎么过,都怪这该死的二狗,你给俺等着,看俺明天怎么收拾你。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听了听那边的动静,虎子娘那激情澎湃的娇喘和二狗那野兽般的低吼无不令她感到兴奋,她的手不觉得也随着二人的动作慢慢的伸向了自己的温泉里。

    第二天一早虎子娘便领着虎子回家了,家里只剩下兰花和二狗,兰花此时气还没消,二狗也是做贼心虚,老实的跟个黄牛死似的,一声不敢知。

    兰花看着更是来气,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不就是睡个婆姨么,有啥好夹估的,整的那个不是爷们的样真让人来气,想到这里兰花一把抢下了二狗的饭碗,“别吃咧,都啥时候列,干活气吧,把咱家的苞米都锄锄,”说完也不理二狗,就那么把桌子给撤了。

    要知道这是二狗来了以后从没有的事情,每次兰花都是怕她吃得少饿到,这次竟然这样,二狗更是害怕了,立马拿起锄头往地里去了,兰花看着二狗那虎背熊腰的样不禁叹了口气,真是个招人的主,俺以后可乍办捏。

    二狗扛着个锄头来到自家的苞米地一看,还真是荒得很哩,他本来走难的时候,啥都干过,什么瓦匠,木匠,弹棉花,甚至有一次还给人当过道童哩,时而帮人家干点零工挣点吃的,上次那个欠条为啥照火了呢,就是他趁着检查真假的时候把那从当初老道那骗来的白磷摸到了纸上,要不那纸咋会着呢。

    二狗干活是把好手,为啥呢,他力气大呀,一个鼎好几个,可是没用,他连自己最好的兄弟都保护不好,没用,光有力气没有。

    二狗每次一干农活便会想起从前和尖猴的那段快乐的日子,尖猴那漏了风的牙在阳光下闪着焦黄的光泽,咪咪的小眼睛像两个小小的黄豆,长的歪瓜裂枣的,偏偏还就稀罕漂亮的婆姨,尖猴心中的女神就是那个叫做什么死的组合里的脸很平的那个,尖猴一直说她像自己小时候那个邻居家的小妹一样的水灵心眼好,可是尖猴死的二天二狗便在街上的烂报纸里看见了什么“门”事件,而那主角正是那平脸女孩,二狗看着那报纸突然想哭。

    为了他那应该已经化成了灰的兄弟好好的哭哭,可是眼泪就哽在那里,让他难受至极,他狠狠的扇了自己好几个嘴巴,那东西才落下来,混着他嘴角被自己打出来的血,又腥又苦。

    他总是在某个惊醒的黑夜里偷偷的哭泣,一个大男人哭的跟个被抛弃了的怨妇一样,他有时很狠尖猴,为什么非要为他挡那一下,那明明旧伤不了自己的,可是尖猴却死了,他的整个左脸都被削掉了,躺在二狗的怀里咕咕的冒着血沫。

    可他还是笑,笑着对二狗说“你没事就好,俺的……”就死了,二狗知道尖猴想说你没事就好,俺的兄弟,可二狗更想说“你他妈,给俺醒过来,你这个狗屎。”

    可尖猴还是死了,甚至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二狗躲在街角亲眼看着他被抬上了一辆白色的车,二狗没办法,他得逃,逃得远远的,有时二狗就在想这世界为啥会这样,有的人一生下来就锦衣玉食,生个病恨不能把医院都买下来,而有的人却只能吃糠咽菜,到死都没有一席之地。

    都是人那个不是娘生的到底是为啥,有的时候他真想找个人问问到底为啥,可是没用,他只是个二狗,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人,他能干的也就只有挖地。

    秒记《乡野迷情》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szsdpcb.com/xye5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