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迷情

020 最暴强的回答

    “是俺咋了?你个偷瓜的贼,俺看你还往哪跑”说着便向看瓜的窝棚里里喊道:“快来人那,按抓住那偷瓜的贼了,快来呀,”二狗这一嚷嚷,那边窝棚里的老娘们们一个个的都拎着锹镐,木头棒子,烧火棍子,向这边跑来,边跑边嚷嚷“在哪呢,在哪呢,俺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霍霍俺家的瓜,在哪呢?”。

    癞子离老远便听见了那群娘们的声音,他的心里暗暗叫苦,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得很,这群老娘们,可恨着咧,平时沾一点便宜都能掐自己个半死,这要是落他们手里手里准没好,癞子想到这立马跟二狗求情服软到,“狗娃,别这样,都是乡亲里道的,你说我这多丢人,这样你放了我,回头俺给你钱,则么样?”。

    二狗看了看他呵呵一笑,“还是算咧,俺怕你的钱不干净,”这时那群妇女已经都到了,她们气喘吁吁的看着二狗问道“哪去咧,人呐?”。

    二狗一努嘴那不就在那下边么,估计就是逃跑时不小心掉下去咧,众妇女顺着刘晓天的眼睛一看,果然在那黑沟里正有个人坐在地上,顿时这群老娘们都激动了,兴奋了,这个说“俺看了这么多年的瓜地,终于是抓住偷瓜贼了,十几年咧。”那个说“你?俺都快看二十年了,也没见过到底是谁呀,你才哪到哪捏。”

    这时不知哪个说道“俺可想揍他咧,可他在下边咋整?”。

    这群后知后觉的妇女这才缓过神来唧唧喳喳的磨叽了起来,“是呀是呀,俺也想揍他一顿呢,这么多年了,俺家得遭禁了多少瓜呀,俺恨不得把他那黑手打断,是呀是呀,俺都想把他脑瓜子扭下来。”

    见她们乱糟糟的一通磨叽,却没有一点实质上的东西,二狗听的都心烦了,他拽过不知谁手里的镐,狠狠的刨在沟边上,试了试很结实,便沿着镐顺了下去。

    那帮妇女一见二狗这样下去了,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喜子忽的一喊“二狗哥可真列害?”那群妇女才都缓过神来,一个个像被踩了尾巴的老猫似的,喳喳的说着“这娃可真厉害。”

    “这娃可真是壮实那,可比俺家那口子强多了,也不知道以后让谁占了呢。”

    “是呀,俺要是年轻个十岁,俺非得死贴给他不可。”

    她们这边正议论着,那边的的二狗又做了一见让人惊呼的事,只见他找了半天没找到可以用来把癞子弄上去的东西,竟双手一伸便将癞子像小鸡子似的给举了起来,他大吼一声“给我去!!”说着用力一仍,只见癞子弧线便从沟底下被扔了上来。

    这回那群娘们不叫唤了,一个个都呆呆的看着被扔上来的癞子,和那正在往上爬的二狗,“我的个娘呦,这娃子到底是吃什么长大地咧,这么大力气呦,这要是用在俺的身上那可得多爽快呀……。”

    癞子同样眼神呆呆坐在地上发愣,他心想“俺的个娘呦,吓死俺了,俺还以为俺就要死咧,”想着想着竟不觉的呜呜哭了出来。

    等二狗上来的时候,一群发了春的妇女们都向他贴了过去,嘘寒问暖的,“二狗呀,摔没摔到呀,二狗呀,看着衣服弄的都脏咧,二狗呀……”。

    一个个的不是给他打扫灰,就是给他整理衣服的,趁机卡他的油,有那骚浪的不行的甚至还有意无意的撩拨他那家伙事,弄得他是一阵面红耳赤,可人家都是在关心他,至少表面是这样,他也不能吼人家吧,没办法只好拿癞子转移视线“各位阿姨婶子,俺挺好的,没啥事,还是先看看偷瓜贼吧”说着趁她们愣神的时候赶紧从人堆里逃了出来。

    那些妇女一见他逃了都是悔恨,可是这人这么多,别人不过去自己也不好再去,只好拿着那倒霉蛋癞子出气,可怜的癞子自己在那啥也没干就招人这么记恨,你说哪有活路呀。

    一群骚浪的没处使得妇女们只好将自己的激情全部用在了癞子这名义的偷瓜贼身上,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妇女人称水婶,可她本人并不姓水,名字里也没有水,具体怎么来的俺不说各位你懂得,水婶挽起了袖子,一把拎起癞子,嘴巴子跟不要钱似地赏了过去,癞子这边还没哭完那,那边就打的他找不着调了,水婶打了一阵才咬牙切齿的问道:“说,你是不是来偷瓜的?”。

    来自一边呜呜的哭着,一边摇头,水婶的眉毛登时立了起来:“哎呦嘿,还挺爷们的,俺就看你还能挺到啥时候,”说着又是大嘴巴子伺候,一边打还一边念叨“你说不说,你说不说,俺让你不说,俺让你不说。”

    癞子一看我的老天爷呀,这娘们肯定是内分泌失调了,扎下手这很咧,这不是要打死俺么,也不让俺解释解释,俺还是承认了吧,太疼了。

    想到这,癞子一边用自己的手挣扎着,一边喊道:“俺说,俺承认了,俺是偷瓜的!!”可那水婶还是又打了三四下才停手,好像还意犹未尽的样子。

    癞子呜呜的哭着说道“俺都说了,你为啥还打俺好几下呀,俺都承认了。”众人也都奇怪呀,都不解得看着水婶,水婶被大伙看得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扭捏的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绝倒的答案“俺就是想凑个整数,俺一直数着咧,前后加起来,刚好一百,嘿嘿。”

    秒记《乡野迷情》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szsdpcb.com/xye5260/